言木南

御泽长篇,题目未定


这篇设定是荣纯因为心理原因失声,但是仍然坚持打棒球和御幸,和青道的各位相遇的故事。在原作的基础上进行了改动,人物ooc肯定会有QAQ ,嫌弃求不骂OTZ
文中【】符号多是代表荣纯写在纸上的话,少数是拟声词
“”是对话
‘’是心里想的

初遇x约定
【知-----知-----知-----】伴随着蝉鸣,盛夏到来了。
因为之前比赛的一些问题,御幸一也受伤了以至于不得不修养,在这个大家都在努力的时候。
高岛礼看他一脸想要练习但是为了接下来的恢复不得不忍耐的脸上明晃晃的写着无趣两个大字,有些想笑。想着监督决定明年正式让他作为球队的正捕手,过去跟他说:“御幸君,既然你闲着跟我一起去招募看看新的未来的队员吧。”

御幸一也看着高岛礼,笑着说:“礼酱都这么说了,不去是不行的吧。”微微上扬的语调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懒散的感觉,高岛礼觉得御幸一也还真是个孩子,明明眼睛已经放出认真的光芒了嘴里还懒洋洋的。
说来也是巧合,本来不会去到这种乡下地方寻找新的队员的,但是最近却只有长野那里有场比赛,最终来到了这个闲适的乡间。

不过正是因为这个决定,才让御幸一也在以后的日子里无比的庆幸当初的自己选择跟礼酱一起来到这里,遇到他一生的太阳。

御幸一也慢悠悠的走着,他刚刚跟高岛礼分开去买冷饮了,“就算是乡下,也因为夏天的到来也热得让人有些忍受不住啊”,有些恍惚的想着也没在意前方的路上急匆匆跑过来的身影,【砰】的一声,两个人撞到了一起,御幸揉着摔倒地上的臀部,暗暗吸气,看向前面想要弄清是谁撞到了自己,出乎意料的是个穿着棒球队服的少年,‘咦,这个小鬼的队服是赤、赤中的?今天比赛的队伍之一啊,就不知道他是什么位置了’。少年似乎也有些发蒙,在地上坐了一会,站起身拍打着队服,伸手拉起御幸,点点头后鞠了一躬,手不知道比划了什么后,就跑开了。‘什么啊,有着金橙色的眸子小鬼,连个对不起都不会说嘛,还真是出乎意料外的冷谈无礼啊。’这样想着拿起地上的塑料袋继续去往汇合的地方。

御幸一也和高岛礼汇合后,两个人也没说什么,各自拿着饮料看着这场水平确实不够格的比赛。

“啊!是刚刚那个小鬼!什么啊原来是投手吗”御幸一也看着场上的双方小声的嘟囔着。
“怎么了嘛,御幸君?场上又让你在意的选手吗?”高岛礼疑惑的看着坐在身旁的御幸一也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刚刚有个小鬼撞到我也没道歉就跑了,结果是赤中的投手啊。”御幸一也笑着回答道,尾音还是惯有的微微上扬,不在意的说着。
“你说赤中的那个投手?他好像还是队长呢,名字是…对,泽村荣纯。不知道潜力如何,毕竟我们现在的投手线还是欠缺不少呢。”高岛礼扶了扶眼镜看着场中的少年笑着说。

比赛也确实如两人最初判断的一样水平不够,但是旗鼓相当,到目前为止两队比分是追平了,场上目前的情况是2 out 满垒,投手是3好2坏,只要再一球就见分晓了。
‘总觉得那个小鬼除了是左投手外,他的投球哪里不对,嘛,反正也是最后一球了,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古怪吧。’御幸想着便端正了下坐姿,往高岛礼方向瞟了一眼,发现她也正色了起来,眼镜出现了在认真状态下才会有的闪光,‘这可有趣了,礼酱也发现了吗’御幸心里想着,便紧盯着场上接下来的发展了。

裁判发出了指令,少年-也就是泽村荣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对面的捕手看去,给了对方一个坚定的眼神后,高高抬起了他的右腿,出乎意料的是他站的很稳,并没有丝毫的摇摆。左手像鞭子一样大力的挥出,球脱手了,可惜的是球偏离了手套,转而向捕手脸部上方飞去。

输了。

双方列队的时候,荣纯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样,仍呆立在原地,当看过去的时候,只见刚刚还富有朝气的少年无声的哭泣着,豆大的泪珠一颗接一颗的掉落,赤中队伍的少年少女们看到后,齐叫了声“荣纯”哭泣中的少年,不,应该叫荣纯的少年听到大家的喊声,看了过去手在比划着什么,大家看到后,作为捕手的少年说话了,“不是你的错,小荣,没有把我们带到甲子园不是你的错,冷静下来。”敌对的少年们听后毫不犹豫的嗤笑着,甚至侮辱了他们的初中-即将废校的赤中,刚刚哪怕队友因为他们嘲笑自己是哑巴也没有行动的荣纯动了,他来到侮辱学校的人面前,眼睛好像太阳一样发出了光芒看着对方,双手灵活的比划着,伸出手掌,在对方愣神的时候给了他大大的一巴掌。
至于手上比划的,翻译过来大概就是:这就是我们赤中的灵魂啊,蠢货!

比赛结束后大家回到了学校,理所当然的,荣纯被老师一顿批评,但是校长最后出来为那个荣纯说了几句也就过去了,事实上老师也没想过要罚荣纯,只是因为担心他的行为会对升学造成影响而啰嗦了许多,因为在赤中的校长,老师们的眼里,泽村荣纯一直值得他们骄傲。
匆匆跑回教室,像是为了能从老师手下安然逃脱而兴奋一样,笑着跑了回去,大家看着他回来也纷纷围了上去,说着‘就知道你这家伙没事的’一类的话语。荣纯笑着拍打着周围人的肩膀,从桌上拿出纸笔写下【那是当然的!我可是泽村荣纯啊哈哈哈!】几个大字,周围人见到又是一阵笑闹,一直到女孩说出你的数学学习的怎么样了这句话,玩闹着的荣纯像被人按下暂停键一样僵在那里,写下【我的数学还停留在分数那里】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又写到【难道你们都没问题吗!!!】连续三个感叹号不难让人感觉到他对此抱有多大的疑问和对数学的无奈,说来也奇怪,荣纯其他科目其实学的还不错,但是唯独数学总是无法理解,每次做题都是一副快死的表情或者前面这是什么老师确定没有给错试卷的抓狂的样子。
接下来几天荣纯每天都奋战在数学的题海中,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又是一晚坐在书桌前睡着了,但是今天有些不一样,荣纯的爷爷-一位身强力壮,虽然满头白发但是力道一点也不小的,打扮也十分符合老年人潮流的老爷子,推开荣纯房间的门,大声喊着“快点起来了你小子,今天有人专门从东京过来找你啊!”一边给了荣纯头顶狠狠地一下。被吵醒的荣纯揉着疼痛的头顶,在草稿纸上写到【发生了什么啊爷爷!一大早的就来吵醒我还打我头!东京怎么会有人来专门找我的啊!】连续三个叹号的句子和与平时相比潦草许多的字迹无不显示出少年被扰了清梦的窝火还有不满。老爷子笑道“我怎么知道、反正人家是来找你的,快点起床下去见对方吧。说起来这次来了两位呢。”荣纯在纸上写出知道了,爷爷就走了。匆匆换好衣服后的荣纯带着纸笔下到了楼下,看了看说是专门过来找自己的人,一下愣住了,看了中间戴着眼镜的少年好一会,才坐下,一坐下就拿着笔在纸上飞快的写着【啊!我记得你!那天把你撞倒了但是手上没有纸笔只能用手语跟你说对不起,真是不好意思,那天我急着和大家汇合没有看到撞到你了,真是抱歉!…….不过你不会就为了这个事专门来找我吧?好小气哦,明明是个男人呢】
御幸一也看着泽村荣纯从进来见到自己的呆愣,到后面快速的书写着什么,好奇的看过去就看到这么一段话,刚开始还因为纸上写着没有纸笔只能用手语而震惊着,接下来又被明明是个男人还追过来告状的小气的自己而有些哭笑不得,“我说你啊,好好道歉就好了啊,后面那句话算什么啊?你以为我是因为什么而到这里的啊!真是笨---蛋!”好似被少年气到了一样,御幸一也的语音带着戏谑语调拉的略长,全然不见平时的上扬,但是嘴角扬起的弧度又泄露了他的好心情。
泽村荣纯看着这样的他又听到骂自己笨蛋的话语,整个人像是燃烧了起来一样,一把拿过递给对方的纸,快速的写到【你在说什么啊!谁是笨蛋啊!说到底你是谁我都不知道,除了因为那天撞到你而道歉还有什么可能性会让你过来找我啊!】
御幸一也看着这样的泽村荣纯不禁有些好笑,整个人像炸毛的小动物一样,明明不能说话眼睛倒是亮得很。正当他想要自我介绍的时候,高岛礼插了话,推了推眼镜,像荣纯和他的家人鞠了一躬,将名片从桌子的这边退了过去,说道“不好意思,是我们失礼了。你们好,我叫高岛礼,是青道高中棒球部的副部长,我旁边这位是御幸一也,在球队担任捕手一职。我们来此的目的很简单,我们在比赛中看中了泽村君作为投手的巨大潜能,希望泽村君可以来到青道作为棒球留学生就读。”荣纯的家人呆了一下,然后对着荣纯大声的说道“这可是青道啊!那个名门青道!快答应啊,小荣!”荣纯被这样着急的家人吓了一跳,【那个…青道是什么地方?】爷爷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荣纯,说“青道就是那个电视上很多活跃的选手都是从青道出身的超级棒球豪门啊!笨蛋孙子!”
看着这样的一家人,高岛礼和御幸一也不由得对视了一下,心想着‘该说真不愧是一家人吗,都这么充满活力。’叹了口气,高岛礼说道“就是这样,所以泽村君我们真心邀请你加入青道高中棒球部。”荣纯愣了愣,想到家人的反应和刚刚高岛礼说的话,在纸上写道【还是算了吧,比起在电视上的棒球,果然还是自己和伙伴们一起打的棒球才有趣,而且我现在的状况…还是不要给您添麻烦比较好】写完后,荣纯露出了大大的笑脸。
看着这样的泽村荣纯,不知道为什么高岛礼反而更加不想放弃他,她说:“我觉得你有着非常大的潜能,如果能好好发挥出来的话,你的棒球会更好。”御幸一也这时也反应过来了,接话道:“没错,你拥有有趣的才能,可是在这里你发挥不出来,当你发现你的队友在平时的练习中他们跟不上你的才能的时候就封印住了它,一直到那天最后的那一球,凭着本能想让打者屈服的全力的一投!”这个时候御幸一也的神色都严肃了起来,隔着镜框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对面的泽村荣纯又说道:“你什么时候要来参观校园?我们不能在这里呆很久,你要尽快决定,还是说你对即将面临的压力感到害怕所屈服不敢来啊”尾音刚落,御幸一也就忍不住坏笑了起来。看着这样的御幸一也,荣纯的眼睛简直跟着火了一样,明亮炫目到让人挪不开眼睛,拿起笔在纸上写道【我才不会怕!谁说我怕了!这周我就跟你们去参观!!!】看着纸张上用力到出现破损的字迹,尤其是后面三个连着的感叹号,御幸一也弯了弯嘴角,想到‘这个家伙原来这么不经逗,哈哈哈哈,也真是个有趣的家伙。看来激将法对他很有用嘛,不行他真的好好玩诶,哈哈哈哈哈’
荣纯的母亲看着轻易就中了那个叫御幸一也的激将法的儿子谈了口气,说:“荣纯,你带御幸君去玩一下吧,难得人家大老远从东京赶了过来,总要尽尽地主之谊,反正你们两个年龄也差不多,肯定有共同话题的。”荣纯听到这句话后,虽然有些不情愿,毕竟在他看来御幸一也那个家伙在刚刚还嘲笑过他,不过妈妈说的又很对,总归是跟妈妈打起了手语,快速的安排好时间地点几点回来后,拉着御幸的手就跑出去了。
“高岛小姐,我想我们需要谈谈,有关荣纯的事,还有他去到青道以后的事。”荣纯的母亲虽然还是和气的笑着,但是高岛礼明显感觉到对方强硬起来的态度,“当然,不过泽村女士您这么确定泽村君他会?虽然我很自信,但是毕竟他还没有做出选择。”“我知道他还没有做出选择,但是我是他的母亲,我有种预感只要他和你们一起去了青道,就一定会去的。”荣纯的母亲,不,荣纯的家人一齐看向高岛礼,微微鞠了一躬,荣纯的母亲说道:“未来荣纯还要麻烦你多照顾了,有关他的事我会一一跟你说的,我们还有时间不是吗?”
在高岛礼和荣纯家人商量的这段时间,荣纯和御幸又做了什么呢?
“喂,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喂!”御幸一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荣纯,但是对方仍然不回话,只顾着拉他跑。御幸一也看着前方奔跑的背影,认命的继续跟着跑了,‘反正总归会停下来’一脸无奈的跟着泽村荣纯向前跑去。
从旁人的眼光看,只能看到本地那个喜欢笑的跟太阳或者一切让人觉得温暖的事物一样的孩子,拉着一个打扮的很有都市感的陌生少年一起奔跑。阳光给这样的他们渡上了一层金边,那画面也是充满着朝气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该有的青春气息,让人不由得回忆当初的他们是否也如这两个少年一样美好。
“呼---呼---呼”奔跑过后的两个少年不由自主的喘息着,御幸一也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叫泽村荣纯的家伙,‘虽然有些笨,不过却是一个有趣的投手呢’这样想着,泽村荣纯像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好奇的望了过来,像是要询问什么一样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反射性的去拿笔和纸却发现出来的匆忙忘记带了。一下子,泽村荣纯像慌了神一样,不知所措的比划着,眼睛里布满了慌乱。看着这样的泽村荣纯,御幸一也也有些不忍逗弄下去,朝他挥了挥手,拿出手机,说:“笨蛋泽村,给你这个,就可以打字了。喏。”说完便递了过去。泽村荣纯看着伸到面前的手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接过手机,熟练地打起字来【抱歉抱歉,走的太匆忙忘记带笔和本子了,要不是你有手机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了。妈妈说让我带你游览一下周围,我就想直接把你带到我最喜欢的休息处好了,还不快谢谢你泽村大爷!啊哈哈哈哈哈XD】看着手机上那快速打出的一大段文字,被后面泽村大爷四个字气乐了,又被最后蠢蠢的颜文字给惊了一下,御幸一也伸出他的双手,恶狠狠但是又控制着力道的往泽村荣纯头上钻了一会,两个人笑闹着,等御幸一也反应过来他做的事对一个刚认识不就得人来说有多不合适的时候,不知不觉间两个人竟是亲密了不少。
御幸松开手,看了看周围发现竟是在一片树林里,旁边就有着清澈的小溪,不觉惊呆了,毕竟长在城市里的孩子很少或者几乎看不见这样的景色。泽村看着他呆住的样子不觉得笑了出来,用手机打出来【御幸一也你看呆了吗hhhh好好笑哦你,别愣着快点把鞋袜脱掉!这个溪水可是超级舒服的!外面没有空调简直热得受不了啊!】给御幸看后,快速的把自己的鞋袜脱掉,踏入了溪水中。
御幸一也看完了那条信息,也跟着泽村荣纯有样学样的做了起来,把脚放入溪水中的时候,竟是被溪水冰凉的感觉让自己打了个颤。看着隔壁放肆的大笑着的泽村,也稍微觉得不好意思,不过他又怎么会表现出来呢?两个人找了块石头坐下,用脚玩着水,有的时候会有小鱼不怕生的过来轻轻地咬几下又飞速的逃离,耳边回想着的是树林中鸟雀悦耳的叫声,一时间竟也是美好的想要一直这么下去。
看了看隔壁的泽村,不过看着隔壁那个依靠文字就能表达出这么多种情绪的家伙,总觉得他要是能说话一定也是吵闹个不休的家伙。耸了耸肩,被自己的想法乐到的御幸还是问出来,尽管这有些无礼:“泽村,你的嗓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荣纯看了他好长一会,终于拿起手机打道【这个是小时候的一起事故啦,与其说是生理原因倒不如说是心理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医生说我失声了就是,除了有些不方便外倒也没什么变化。】
御幸一也看着眼前这个笑的没有一丝阴霾的家伙,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做到的也只是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看看时间有些晚了,穿上鞋袜回去了。
两个人到泽村家的时候高岛礼和泽村的家人相谈甚欢,“御幸君,我们该走了,再晚就赶不上最后的车了。”“知道啦,礼酱。”说着,这时他看到了桌上的纸笔,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邮箱后交给了泽村,说“泽村,只是我的手机号和邮箱,你下周过来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带你看看青道当做今天的回礼好了!”说完这句话,便跟在高岛礼的身后走了。当然我们会把他转身时偷笑着摇手的事当作没看到的。
泽村荣纯拿着手上的字条,有些呆愣,好像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样脑袋歪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冲两人离去的地方挥手。
Tbc
作者有话说: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认真看这段话,第一次写文献给最喜欢的御泽!最开始没想到会写了这么多,本来是打算把相遇和去青道命运的十一球一起写出来的,结果不知不觉间啰嗦了一大堆OTZ如果连在一起写会破万字大概各位也没兴趣看下去QAQ
在我的设定里荣纯的失声在后期会因为心结打开恢复的,毕竟我不舍得天使一直没有声音QAQ然后因为想要给御幸一个等荣纯去到青道的时候一个两个人更多的互动原因,所以让他受了小伤可以作为第一个和荣纯相遇的人XD
最后我才不会说我番外结尾其实都想好了呢,每篇破万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加上我不喜欢分成一二三来发,更喜欢连贯的看下去啥的,求不要打我qwq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