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木南

御泽长篇,题目未定

第二章 命运的十一球!
“咦?荣纯去了东京了吗。。。我知道了,谢谢阿姨”若菜从荣纯家出来后,走在路上,重复着“东京,东京啊,哈,还真是小荣的风格”
【呼——】若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要加油啊,小荣!”,说完用手拍了拍脸颊,恢复了精神往家的方向走去。
【呜——呜——】伴随着电车移动的声音,荣纯踏上了去往青道参观的路。在去之前,他跟御幸提前发了短信,毕竟他还是第一次一个人进行这么长时间的远行,而且走之前就约好了的。
‘唔,也不知道御幸一也那个家伙有没有到车站’荣纯心里想着,两眼没有焦点的看着周遭,就像小学生为了接下来未知新奇的春游体验而紧张一样。
【xx站到了,xx站到了】
‘呜啊!竟然到了!我竟然没有发现,是小学生吗,我。好险好险,要是让御幸那家伙知道肯定会嘲笑我的!’荣纯急忙站了起来,抢在车门关掉的前一秒跑了出来。迷茫的看着四周,毕竟东京这个大都市比长野的人妖多太多了,看着周围的人行色匆匆,冷漠的不停的走着,荣纯好像被吓到了一样,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背包带子,本来圆圆的双眼竟变得像猫眼一样,戒备着周遭。这时,一只手伸了出来,拍向了荣纯的肩膀。
【!!!!!】荣纯吓了一大跳,整个人跳了起来,背部微微弓着,像野猫备战的姿态一样,转过身来看着那个人。
“哈哈哈哈哈,泽村你在干嘛啊哈哈哈哈,在害怕吗?你竟然跳了起来~”对面的少年夸张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大声的笑出来了,看到熟悉的眼镜,果然是御幸一也那个家伙!但是额头上的汗让我们知道他为了找到泽村荣纯也是花了一番功夫的。
荣纯看到御幸,拿出纸笔快速的书写道【御幸一也你这个家伙太过分了!竟然这样吓我!不要笑了!】深深刻入纸张的笔迹,龙飞凤舞的大字,无一不透露出主人的不满。
“好啦好啦,我不笑了”御幸一也边说着便咳了咳,试图让自己严肃起来,不过也才没一会儿,随着一声【噗嗤】破了功。
【御幸一也!你真的够了啊!说到底你到底为什么要吓我啊?不是说带我去青道参观吗?】荣纯看着还是止不住笑意的御幸一也无奈的写道。不过也多亏和御幸一也刚刚的笑闹,荣纯紧绷的背部放松了下来,就像因为找到主人的猫咪,虽然还是傲娇着但是却因为他的存在而安心。本来有些灰暗的瞳孔也恢复了光彩。
‘这家伙总算放松下来了,没想到他竟然会不安呢,果然考虑的不够多吗。’御幸想着,脸上露出了笑容,正了正神色,说:“嘛嘛嘛,泽村别介意,don’t mind, don’t mind。走吧,接下来我带你去青道。”上扬的嘴角,欢快的语调无一不透露出御幸一也现在的好心情。
【don’t mind是什么啦,一点都不帅气XD】荣纯写道,或许是被don’t mind逗到了,脸上绽放了大大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充满元气的笑容呢。
“真是,我在学校可是很受欢迎的啊!走吧,我带你看看,最棒的青道!”御幸一也边说边用手揉了揉荣纯的头发,向出口走去。
看着这样的御幸一也,荣纯想‘他说的受欢迎大概也有一定的可信度吧,不过只有一点点就是了。’就这么想着,荣纯快步跟了上去。
————————我是去往青道路上的分界线—————————
【砰!】【砰!】【砰!】
“再一球!”“那边的,不要偷懒啊!”“是,是!”
在看完青道其他的地方,御幸一也带着泽村荣纯来到了青道的棒球场。
看着那些奋力拼搏的人,听着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击球声,荣纯收到了极大地震撼,他伸手拉了拉御幸的衣服,在纸上写道【御幸,这就是东京的棒球吗?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心脏跳得好快!】
御幸一也一回头就看到荣纯双眼亮了起来,在纸上写了这句话。‘什么啊,这家伙仅仅是这样就被感染了,还说不会来青道进行棒球留学。’被荣纯给感染了一样,御幸的表情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说“怎么了?这还只是普通的训练罢了,别太激动了啊,泽村。”
两人说笑着像球场走去,这时球场上却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喂喂喂!川上!搞什么啊这种软绵绵的球?你投不出来更有力量的球吗?这种东西怎么联系打击啊!这样你直接回乡下好了!像你这样水准的我们这可是一抓一大把啊!白痴!”
“我有干劲的!”
……………………..
荣纯看着那边,御幸也注意到了,他像荣纯介绍说“东清国,高中期间有42支本垒打,职棒备选者,是十分厉害的家伙。嘛,不过他对受瞩目的新人会很严厉就是了。”
“啊啊啊,不行了谁把他撵下去,装进纸箱寄回乡下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差劲了,已经影响到我的发挥了啊”东清国挥舞着球棒,指着川上说道。
‘这算什么啊,这种家伙竟然对队友这种态度!’被东清国的话惹怒的荣纯,在御幸一也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冲到了他的面前,狠狠地瞪着他,把本子举到他眼前。
“哈?小鬼你搞什么?啥,写的什么?这种体型的家伙真的能打职棒,那不是大、叔、才有的超、大、肚、腩吗!你这个小鬼!这才是魅力所在你懂什么!”东清国因为生气面目越发凶狠起来,
‘啊啊啊啊!那个笨蛋!’御幸一也扶了扶眼镜,快步跑过去,“东前辈抱歉啊,这家伙是乡下过来参观的,别跟他计较了”边说边把身体插入他们两人之间,虽然说着抱歉的话,不过却把荣纯确实的挡在身后。‘真是,我这是在做什么啊’御幸无奈的想着。
“发生了什么事?东,御幸你们在干嘛?”高岛礼快步走过来,“泽村君你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确实,青道真的很棒,气势决心都很厉害,但是把跟自己一起练习的同伴当成傻瓜,随意侮辱这算什么?!棒球根本不是一个人的运动啊!你这样的家伙算什么啊!】在御幸一也拦住东清国的这段时间,荣纯一直在写着什么,把本子举起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颜色比开心时明亮好看的金色变得更加深沉,像是掺了墨一样,但是却一样耀眼。
高岛礼看着这样的话,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了,御幸一也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但是嘴角那上扬的弧度却暴露了他真实的想法。
“咳,抱歉啊东,这孩子刚从乡下来的什么都不懂,但是他是个投手呢,正好趁这个机会让他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击球吧。”高岛礼笑着冲东清国说。
“啊,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在这个小鬼哭出来前我是不会让他走下投手丘的。”东清国边说边像荣纯走去。脸上是慢慢的傲慢和恶意。
【没问题,我会三振你的!绝对!】荣纯身上就像燃烧火焰一样,斗志高昂的不行。
“果然是个笨蛋,既然是这样的话,礼酱,让我来接他的球吧,投手没有捕手可不行呢。而且,我早就想说了,东前辈最近有些自负了啊”御幸一也扶了扶帽檐,冲高岛礼说道。
高岛礼点了点头,说“也好,正好泽村君没有运动服,御幸你把你的借给他吧。这样没问题吧,东?”
“没问题”
————————我是两人换衣服的分割线——————————
刚走进更衣室,御幸就敲了荣纯投头一下,“我说你啊,一来就闯祸,真是…算了。给,这套是我备用的,你先穿,应该差不多。”
荣纯揉了揉被敲的地方,却没有说什么,老老实实的换衣服。
一年级的御幸一也虽然跟泽村的高差不多,不过体格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至少对御幸来说紧身的衣服在荣纯的身上有些宽松。
换好衣服的荣纯走到御幸面前,【抱歉啦,因为我的关系给你添麻烦了QAQ不过我不后悔,那个家伙太过分了!】
“是是是,知道你不后悔,没所谓啦,反正我也想接你得球看看呢。走吧,你不是没有投过硬球吗,先去适应一下。”御幸一也戴好黄色的护目镜,率先向球场走去。
——————————我是回到球场的分割线—————————
【噗——】
‘哇,这就是硬球吗,确实比软球要好头很多,投手丘也很棒啊,呜啊有点羡慕!’荣纯投出球之后惊讶于手感的顺畅,而呆呆的看着左手。摇了摇头,‘既然这样就更不能输了!绝对要赢过他!和御幸一起!’
“好球!干的不错啊,泽村。好了,热身也差不多了,正式开始吧?”御幸一也笑着对荣纯说。
荣纯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看着御幸,他想现在的我要相信御幸一也的手套,只要全力向他投去就好了!
第一球,荣纯在出手时就觉得可能会被打飞,强制改变了球路,变成坏球。
御幸看着这样的荣纯,不由得露出笑容。“time!暂停!”他走到荣纯身边,用手套遮住嘴,“泽村,你刚刚是故意让球击中地面的吧,为什么?”荣纯看着这样的御幸,拿过御幸的手,写道【感觉得到,会被打出去!】
‘果然!泽村这家伙的球超级有意思啊!’御幸收回手,说“干得漂亮,其实刚刚的球路是东前辈最擅长的呢,本来我还想要说让你第一球被爽快的打出去放松一下呢,结果你做出了最好的选择啊,哈哈哈,好了,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对付那个怪物吧,三振出局!”说着便开始坏笑。
荣纯一开始听到是东前辈最擅长的球路还呆了一下,结果听到最后斗志不可抑制的出来了,看着御幸回应一个大大的笑容,重重的点了点头。
御幸看着这样有气势的荣纯忍不住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笑着说“啊,让我们来投出捕手和投手合二为一一起创造的最佳的杰作吧!拜托你了,搭档~”
荣纯的脸莫名的红了,‘御幸一也这家伙真是!’把脸往手套后藏了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认真地看向了御幸的手套。‘那里吗,了解了’高高抬起的右腿,稳稳地踏在地上,左手如鞭子一般划破空气。
【咻——砰!】
“这球进了好球带,对吧,前辈”御幸一也拿着球像在炫耀一般,对东清国问询着。
“哈,刚刚只不过是确认罢了!接下来我可是要认真地!”东清国脸上带着尴尬,大声的掩饰着。“继续吧!”
第三球,看似是同样的球路,但却细微的改变了姿势,使球就算被击打也会出界。又因为东清国觉得荣纯的球配不上他,故而多刁钻的路子都会击球!一个又一个都是界外球。
【咻——砰!】
‘虽然有些偏,不过也是好球呢’御幸接住球后继续用言语刺激东清国,让他越来越慌乱。
又是几个界外球,东清国的情绪已经不稳到极致,
‘就是现在了!’御幸做了几个动作,给了荣纯暗示,‘投出你最棒的一球吧,让我们干掉这个怪物!’上扬的唇角好像一开始就已经确信胜利属于自己,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球路是——正中!
【咻——砰!】
“哈哈哈,泽村,nice ball!”御幸一也如是说。
“不是吧,那个东前辈竟然输了?”“那个投手是谁?很有趣呢~”
“啊哈哈哈哈,你看到了吗!输的真惨呢”
泽村荣纯看着接住球的御幸一也,左手紧握着,冲了上去给了御幸一个大大的拥抱,喘息的声音急促又粗重,就像是在无声的喂自己呐喊一样。大大的笑脸就那么近距离的展露在御幸眼前,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
“哈哈哈,你还真是激动啊,不过干的漂亮,搭档!”御幸一也也回了他一个拥抱,满面笑容让站在旁边的东清国想要一拳打过去。
“切,干的不错的一年级的,不过下次输的绝对会是你们!”
“前辈,这家伙还没有毕业哟,连一年级都算不上呢,哈哈哈哈。”
“御幸一也你这家伙!”
“御幸君,泽村君两位干的不错,东你要是有最开始就谦虚的不轻视对手输的人就不会是你了,你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啊。”高岛礼推了推眼镜,他们走去。
“礼酱谢谢啦,我先带这家伙去换衣服了。”
————————我是换完衣服回家的分割线—————————
【电车即将出发,请乘客抓紧时间上车。】
“泽村”御幸一也注视着泽村荣纯“你,会来的对吧?”虽然是询问句,不过因为御幸嘴角的笑容太过显眼而显得更像肯定句。
【我不知道,我很喜欢像今天这样的球场!觉悟,紧张,奋斗!这些都好棒!但是我…还有长野的伙伴们】泽村荣纯的眉头有些皱着,就好像是在为自己对来到青道而不是跟长野的大家在一起抱有期待而觉得羞愧、不安。
看着这样的泽村荣纯,御幸一也想要说些什么,“泽村….”
【前往xx的客人,电车就要发车,请立即登车】
还没说完,话就被打断了。
荣纯急匆匆的上了车,仅仅来得及对御幸挥了挥手,就匆匆上了车。
【嗡——嗡——】
From 泽村荣纯,
御幸,今天谢谢你啦!我回去会好好思考的!因为我还想要你接我的球!虽然不想说,不过今天的你超级帅的OWO
To 御幸一也
看着这条信息,御幸一也嘴角止不住的上扬,抬手揉了揉头“真是败给这家伙了,哈哈哈,啊啊真是期待他到青道的日子啊,笨蛋泽村”
——————————————————————————————————
Tbc
作者有话说:
诶嘛,时隔多日我终于把这篇发出来了,感觉写的不是很好。听了基友的话决定删减一些情景动作描述啥的…怕各位看不懂了OTZ
顺便其实我有小小的让二年级,三年级的各位前辈小出场哦~大家看出来在哪里了吗www
写这个的时候一直在想要怎么把即使失去声音也很有活力的荣纯表现出来,果然即使无法说话,荣纯也会为了自己的信念而行动呢w
感觉我把御幸写的很温柔啊….这个大概是设定中御幸太恶劣还是没朋友吧hhhh,虽然有恶友的存在,但是荣纯比他小,又很努力,不自觉的被吸引,不自觉就去照顾他了w
比赛的bug还有车站啥的就不要纠结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弄QAQ
妈呀我在说啥OTZ你们要是看懂就好了QAQ
谢谢还关注这篇文章的各位天使们!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