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木南

【短篇完结】仍然没有名字,he放心食用,一篇流

设定


御幸一也职棒和降谷在同一个球队,因为高中校友,对降谷多有照顾。被传绯闻,从高中时就喜欢泽村荣纯


泽村荣纯职棒和仓持,小春一个球队,感情迟钝的笨蛋


仓持职棒超级棒的大哥,在队伍里和小春组成最棒的二游间,很关心荣纯。


小春职棒很照顾荣纯,是个温柔的好孩子,队伍的四棒担当


亮桑医生一流的运动伤治疗大师


 


温馨提示!此文人物ooc,情节怪异QAQ看了不满意提意见就好,不要打我QAQ


最后感谢提供脑洞的阿奴boss,我不知道你百度id或者lof号就不艾特了QAQ你看到不喜欢求不打OTZ


 


《爆!当红投捕搭档深夜密会!》


据知情人士透露,昨夜x队的捕手御幸一也和投手降谷晓于深夜在x酒店相携进入,两人亲密异常。。。。。。


 


御幸一也看着手里的报纸,双手用力的握住,因为过于用力,双手的指节竟已经泛白。暴躁的将报纸揉成一团,狠狠地向墙壁丢去。大口大口的深深呼吸着,烦躁的用手将头发抓乱,随意的将眼镜取下,抛向床头,整个人向床上倒去。御幸一也将自己埋在枕头中,竟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怒气。‘啊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开始不停地穿我和降谷的绯闻,本来以为是个玩笑罢了,结果竟然越演越烈,呵,这还真是。。。也不知道那个笨蛋会怎么想。’


或许是因为怒气被发泄出来了的缘故,他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再看,原来是睡着了。只是就算是在睡梦中,眉头也皱的紧紧地,好像被什么烦心事纠缠着。


 


这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让人意外的是,他的声音竟然是另外一个队伍中的王牌投手,泽村荣纯。


“四眼混蛋!笨蛋眼镜!御幸一也!”不停地重复着,但是每一句话都不是连贯着的,想来就是偷偷录下来剪辑拼接的呢~


 


“唔恩,搞什么鬼啊,真是。。。”还没有清醒过来的御幸一也嘴里不停地嘟囔着,拿过手机浏览者信息。


 


From 仓持洋一,


     御幸,明晚7点大家在纯桑的居酒屋聚会,你别忘了来啊!


                                                            To 御幸一也


 


‘聚会吗,说起来好久没见到大家了,也不知道那个笨蛋怎么样了,不过有mochi和小春在,也不会出什么乱子,真是期待啊’御幸一也想着,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眉间的皱褶也因为主人的好心情消散。


————————————————我是时间的分割线———————————————


 


御幸一也和降谷晓两个人准时的来到了纯桑的居酒屋,还没有开门,就听到从里面传来熟悉的吵闹声。“哈哈哈,还是这么热闹啊,那些家伙一点都没变啊!”御幸一也转头冲降谷晓说道。“是啊,前辈们一点都没变。”降谷晓回应道,伸手打开了门,两个人一起进去了。


“看看谁到了!这不是御幸一也嘛,快点进来,说起来最近你和降谷两个人可是很火嘛,哈哈哈哈”仓持洋一不亏他恶友之称,在御幸一也一到的时候就开始了善意的嘲讽。一听到仓持这么说,青道的其他人也都善意的调笑了起来。一时间本就热闹的不行的店里更是笑声连连。


“喂喂喂,你们饶了我吧”御幸一也一脸无奈的看着在座的各位,双手不停的左右摇摆着,“说起来泽村呢?那个笨蛋可不像是会不来这种场合的家伙啊”


“那个笨蛋今天被教练留了下来了,小春等会跟他一起来。”仓持坏笑着回答道,至于店里的其他人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就连降谷都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说起来,御幸你来了还没跟我们打招呼呢,就想着荣纯呢~”上扬的语调,跟狐狸一样的眯眯眼,让人不难感到小凑亮介的恶趣味。


“啊哈哈哈,饶了我吧亮桑,你又不是不知道,说起来不要把小春没来的怨气发泄到我身上啊”


正当御幸向亮桑讨饶的时候,居酒屋的大门突然打开,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唔啊啊啊!抱歉各位!不肖泽村来迟了!”所谓人未到声先到讲的就是这样的吧,许久未曾在耳边听见的声音突然想起,御幸一也愣了一下,直直的向对方看了过去。


‘还是一点没变啊,那个家伙’


率先进入人们眼球的是那因为奔跑有点乱的棕色短发,接着就是那让人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的耀眼的金橙色的眼瞳。胸口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因为奔跑额头上有些许的汗珠,当他注视着你的时候,就好像你是他的全世界一样。


‘啊啊,为什么我会喜欢上这个迟钝的笨蛋啊’御幸一也叹了口气,但是嘴角上扬的弧度让人感受到他的好心情,就连近日长期紧皱的眉头都松了开来。


“啊哈哈,荣纯你这个笨蛋肯定又做错了事让教练把你留下来说教了吧~真是没有长进啊~”御幸一也戏谑的冲着荣纯说到,伸手勾住了荣纯的肩膀,大力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小春也真是辛苦呢~”


听到御幸一也的声音,泽村荣纯也如高中时一般,双眼变成了猫的样子,大声的反驳着他的话“你在胡说什么啊!御幸一也!我可是作为队伍里的王牌跟教练商量重要的事呢!才不是你说的出错了!”荣纯边回答着,边用手向御幸拍了一下,不过上扬的猫眼还有紧绷的身体让人不难看出这个孩子的在说谎呢。


‘啊啊,这个家伙还是这么不会说谎啊’一时间,居酒屋的其他人都有着同样的想法。


“好了好了,御幸你就不要欺负泽村了!快点坐好,不然纯桑特制的晚餐要凉了。”亮桑笑眯眯的阻止想要继续逗弄荣纯的御幸。


“呜啊!纯桑的特制晚餐!御幸一也原来你打的是这个心思吗!我绝对会吃上的!”泽村荣纯听见亮桑的话连忙用手推开御幸,像餐桌跑去。


“那家伙真是”御幸一也无奈的说道,“亮桑,小春都来了就不要这样对我了啊”御幸也向餐桌走去,不过还是迟了一步,荣纯的周围已经坐满了人。


‘那家伙人缘还是这么好啊,没办法,只能到降谷身边了’御幸一也边想边走到了降谷旁边坐下。


“御幸你真是,除了降谷旁边,别人身边都不要嘛?难道绯闻是真的~”“对啊,说起来你们高中的时候就很亲密呢”“没错没错,当年的投捕搭档,现在也是呢”


大家都在善意的调笑着,当然了,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新闻的是记者乱写的。看了今天御幸对荣纯的态度就知道他还没有放弃喜欢荣纯,御幸一也意料外的是个长情的人啊。


‘切,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行动,作为恶友的我,伟大的仓持大人这次就来帮你一下吧。’仓持洋一突然对在座位上因为纯桑的好手艺而埋头于美食出不来的荣纯问道,“喂,荣纯,你对这家伙和降谷两个人在一起有什么看法吗?”


“诶?仓持前辈你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荣纯听到提问从美食中抬起了头,不过嘴巴仍在一嚼一嚼的像仓鼠一样,但是他的回答却让御幸一也的脸色冷了下来。“没有什么看法啦,作为后辈和曾经的队友肯定会祝福他们的!”


“啊,是嘛,那我要谢谢你啦,泽村荣纯君。”御幸一也咬牙切齿的说着,手用力的握着酒杯,恨不得直接捏碎了它。


“不用不用,这是应该做的啊!”荣纯还是一无所觉的傻乎乎的回答着,说完又继续吃着美食,不时地还和其他人聊起天了。


“啧”看着眼前那个迟钝的不行的人,御幸一也除了用【啧】表达自己的愤怒外,也只能自己一个人喝酒了‘啊啊,自己到底为什么喜欢上这个家伙啊。真是,完全不想要和别人说话了,真是的,一遇到他情绪就这么难控制。啊啊,今天就这样吧,让我自己呆会,之后再向各位道歉好了。’就在御幸想东想西的时候,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喝了好几壶酒,渐渐地醉意上头,但是虽然有些晕,他还没到不清醒的地步。‘荣纯那个迟钝的笨蛋,我喜欢的明明是他,为什么他就是不知道!青道的大家都看出来了,为什么他就是这么迟钝!’御幸一也越想越不高兴,突然他猛地站了起来,伸出手拉着荣纯就跑了出去,只听见空中还回荡着这样的话“这个笨蛋我借走了!”一时间居酒屋一点声音都没有。


“御幸前辈他没问题吧,刚刚喝了那么多酒。”小春担心的向亮桑询问着,“放心好了,那家伙酒量没有这么差,大概只是借着喝醉这层要做出什么行动了吧,不用担心。”亮桑揉了揉小春的脑袋回答道。


——————————我是镜头转向御幸和荣纯的分割线——————————————


 


“喂!御幸你干什么啊!放开我!你这样很没礼貌啊!”荣纯被御幸莫名其妙的拉了出来后,走了一段路后就开始反抗了。


突然,御幸一也停了下来,“哦!你终于停下来了!真是的,快点放手啊!”荣纯看到他停下来立刻又大声的说着,自顾自的拿开他的手,揉了揉因为握的太用力而发红的手腕。这时,御幸一也突然动了,他猛地把荣纯摁倒墙上,双手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如果有年轻的粉丝看到,肯定会大喊“唔啊啊!快看!那两个人在壁咚啊!”


“泽村荣纯,你到底要迟钝到什么地步?”带着怒气的问题让本就反应不过来的荣纯更加混乱,他只能呆呆的看着御幸一也,“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的人从来不是降谷,从青道开始,我喜欢的人就只有你啊!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你就是不知道!”御幸一也直视着荣纯的双眼,直直的看了过去,眼睛里的情感太过强烈,而他吐露出的话语也太过令人惊讶,以至于荣纯竟彻底的呆住了。


昏黄的路灯下,两个人隐藏在影子里,或许是因为那份隐藏了许多年的情感表达出来的原因,御幸一也有些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他看着荣纯,看着这个他喜欢了很久的人,看着这个在他的生命中刻下了深深地痕迹的人。他情不自禁的把他抱在了怀里,或许是害怕吧,害怕从他口里吐露出拒绝的话语,御幸一也假装自己喝醉了,倒在荣纯的身上,紧紧地抱着他,好像这就是最后了一样。


还在发愣的荣纯因为御幸一也突然倒下而清醒,他有些手足无措的慌乱着,手像是要把御幸狠狠地推开,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他又停下了。最后他只能匆匆的把御幸带回居酒屋,放下他之后,就快步离开了。


 


荣纯走后,御幸一也睁开眼睛,或许是天花板上的灯光太刺眼了,他的眼睛竟有些湿润。


“呼,呼,呼,我好像做了一件蠢事啊。这下子,那家伙再也不会想要见到我了吧。哈,喜欢自己恶心的前辈。”他说着,声音有些哽咽,双手抬起捂住双眼,肩膀有些颤抖,整个人竟是颓废了许多。


看着这样的御幸一也,降谷和小春对视了一下,降谷开口道:“御幸一也,你是傻瓜吗?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就算是暗恋也是一样。”“没错呢,虽然不知道御幸你对荣纯做了什么,但是他把‘喝醉的’你好好的送了回来而不是直接揍你一顿,这表示什么你不知道吗?”小春用手挠了挠脸,有些害羞的说道。


“诶?你们的意思是?”御幸一也听到和荣纯始终很亲密的两个人说的话后,一下子抬起了头,就像落水者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盯着两人。


“小春说的没错,荣纯那家伙大概只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罢了,毕竟他从没有想到过。你们两个人快点解决吧,真的是从高中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到底为什么还不互相表白。”仓持一脸嫌弃的看着御幸一也,嘴里抱怨着两个人这么久都没有在一起,还偏偏无意识的秀恩爱,要不是最近正好遇到绯闻加上荣纯确实迟钝的不可救药,估计御幸一也还要一直用那种小学生式的告白方法。‘喜欢你就要欺负你让你注意到我,这种老土又幼稚的方法中真不知道御幸怎么想的。’仓持有些无奈的想着‘回去和小春肯定要面对笨蛋荣纯,希望那家伙不要钻牛角尖啊,啧,真是麻烦死了!’


“嘛,这样下去大家也没什么心情继续聚会了,都散了吧,下次再一起出来聚聚吧,希望下次见到的就不是御幸你的怨妇脸了,哈哈”亮桑看了看周围的大家,笑眯眯的说道。


————————我是时间到小春仓持回到宿舍看到荣纯的分割线——————————


 


“荣纯君,你在吗?我进来了哦”小春轻声的说着,他打开门,看到荣纯坐在书桌前看着高中的最后大家成为甲子园的冠军的合照发呆。


“小春”荣纯轻声说道,“御幸一也今天突然跟我说他喜欢我,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个玩笑对吧!真是,御幸那个家伙怎么这么恶劣,连这种玩笑都开!啊哈哈,看我下次见到他怎么跟他说,他的阴谋我从一开始就看穿了!”荣纯说道后面越来越激动,甚至站了起来抓住小春的肩膀前后晃动着。


‘啊啊,果然,荣纯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紧张的时候会胡乱说话而且话会很多吗’小春赶忙用手制止了荣纯,毕竟这么摇晃确实难受的不行。“荣纯,你快停下,真的是,你自己都没感觉吗?”


“呜啊,抱歉,小春,我太激动了。感觉?什么感觉?”荣纯把手放下,看着小春,好奇的问道。


“笨蛋!当然是你也喜欢着御幸一也这个自觉都没有吗?”不知何时,仓持也走到荣纯的身边,听到他迟钝的问话,抬起手冲他脑袋狠狠地敲了一下。


或许是被仓持的话吓到,荣纯竟然没有喊痛。他呆愣在原地,半响,才问道“仓持前辈你怎么这么觉得啊!小春不会你也是?”


“没错哦,荣纯。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


“不会吧?但是这怎么可能,我…….我要是喜欢他我自己为什么会不知道!”荣纯紧张的回答着,好像并不是在说服小春而是说服自己一样。


“笨蛋,怎么不会,当初也不知道是谁从来到青道就不停地说‘我是为了让御幸接我的球来青道的’一到练习的时候就大喊‘御幸过来接我的球’到了后来无论是在场上还是在场下两个人默契的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甚至你头发没有吹干御幸那家伙还会特地过来帮你弄干,御幸生病没有在练习场你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吧唧的,旁若无人的斗嘴。。。等等,还要我给你继续补充吗?真是,当初我们可是被你们闪瞎眼了啊!”仓持不爽的说道,似乎是终于有机会吐露这么多年的不满的关系,他一下子说了好多话,末了还有些发泄似得捏了捏拳头。


“仓持前辈说的没错呢,荣纯你当初和御幸前辈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放闪光弹呢”小春调侃着说道,“当时大家都以为你们两个在一起了,谁知道你们竟然没有在一起,说起来荣纯你真的迟钝到不可救药呢,还以为你多少会察觉到结果完全没有自觉呢,御幸前辈借酒跟你告白都被当成了阴谋,不知道他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想呢~”这时的小春完全就像亮桑附体了一样,笑眯眯的狐狸眼,危险的语气,让单细胞生物的荣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荣纯僵在那里,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头低了下来,脸影藏在阴影里,看不出他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荣纯,仓持还有小春也没了调侃的心思,互相看了看,最后仓持出来,拍了拍荣纯,说道:“笨蛋,我们也就是说说罢了,你别当真,感情这种东西你要自己想明白了再做决定,别因为我们的想法儿扭曲了自己的意志啊。好好想想吧”


“没错,荣纯,这是你自己的事,无论怎样要好好回复他人,拒绝就是拒绝,同意就是同意,你要用自己的真心,回报对方啊。”小春也改了往日温柔的语调,严肃的对荣纯说。


他们都希望荣纯可以正视自己的心,无论他拒绝还是同意,他们都会站在他这边。


“我知道了,让我好好想想,谢谢啦”荣纯将他们两个送出了房门,回到床边,整个人往床上倒,把被子在裹在身上,变成了个团子。他回想着和御幸一也之间的点点滴滴,静静地思考着自己对于御幸的感情。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想,他投出好球时御幸说的话,他头发没干时御幸给他吹头发温柔的手,还不回自己护理指甲时他帮自己小心护理的样子,还有……还有许多许多。就这样一夜时间很快过去了,荣纯也终于明白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作为行动派的他,赶快起身,梳洗换衣后匆匆吃了早餐就向御幸一也的所在的地方跑去。


——————————我是荣纯跑到御幸身边的分割线———————————————


 


来到御幸所在的球队,发现他的宿舍没有人,荣纯想了想,向球场跑去,他知道御幸一也每天都会比别人早起在球场晨练。果然,当他到球场时,御幸已经在跑步了。


荣纯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他大声的喊道:“那边跑步的四眼笨蛋!你听好了!接下来说的事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御幸一也被荣纯的喊声惊到,他猛地回头向荣纯看了过去,急急地向他跑去。


 


“御幸一也,我昨晚想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喜欢我”听到这里,御幸的心咯噔一下,他想完了,荣纯要拒绝他了。但是就在他要开口阻止荣纯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荣纯抬起了头,眼瞳的颜色变成了认真的金橙色,太阳底下的他渡了一层金色的膜,就像是光的一部分一样,是那么的耀眼,而他接下来的那段话也让御幸一也感觉自己经历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但是就如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一样,明明是个恶劣的不行的家伙,但是我就是喜欢上了你。我是个迟钝的家伙,所以一直以来没有察觉到你的感情,我的感情。喜欢上我的你还真是辛苦呢。我啊,有很多的缺点,很冲动,很笨很迟钝,还有很多我都不想说了,未来的我们可能会吵架,会理念不合,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如果这样的我你还是喜欢的话,那么,御幸一也,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荣纯直视着御幸一也的双眼,他笑着说着想了一晚上后想出来的一段话,他的眼睛下方是大大的黑眼圈,但是这遮盖不了他入太阳一般的眼眸,看着这样的荣纯,御幸一也动了,他伸出了双手,将他喜欢了许多年的人紧紧地抱住,他说:“你真的是个笨蛋啊,突然来了这个直球,啊哈,明明应该由我正式的向你告白而不是让你来,行动派的笨蛋。那么泽村荣纯,你听好了,接下来的话我也只会说这一遍。荣纯,你以为你喜欢的人是谁?比起你这个迟钝的家伙我可是很早之前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我知道你有着许多的缺点,但我更知道你的各种优点,未来的我们或许会遇到各种困难,但是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因为,我们是最佳的拍档,不会有人比我们与对方更契合了。泽村荣纯,我喜欢你,我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我想要到老了退役的时候可以互相搀扶着散步,或许我们可以领养一个孩子,我们可以养一条金毛犬,我们可以让我们的孩子继承我们的棒球,他会是最棒的捕手和最棒的投手的继承人!”


御幸一也说着说着竟开始颤抖了起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再呼出去,他松开了泽村荣纯,他将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直视着荣纯说道:“抱歉,我有些太激动了,总之,泽村荣纯,我喜欢你,让我们在一起吧,困难也好,喜悦也好全部对半分。”


泽村荣纯看着御幸一也的眼睛,御幸一也看着泽村荣纯的眼睛,他们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自己,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浓烈的感情,不知谁先起得头,他们的脸越来越近,最后嘴唇触碰到了一起,没有激烈的吻,只是纯粹的为对方与自己心意相通感到喜悦的嘴唇碰嘴唇,但是就是这样简单的碰触他们都感到十万分的幸福。


 


朝阳下的操场,少年,不,青年们静静地亲吻着,阳光为他们穿上了最美的衣服,无人操场上周围的一切都在为他们默默地祝福。


 


 


后来,有一天,御幸一也开了一个记者发布会,发布会上他感谢了关注他感情生活的粉丝和媒体朋友们,但是他说明了他已经有了最爱的人,而对方也答应了他,那个人并不是同队的降谷晓,而是泽村荣纯。他说:“遇到他是我最大的幸运,未来我会和他一直一起走下去,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们送上祝福。不过就算不祝福也无所谓,因为我们会一直一直幸福的在一起,比任何人都要幸福~啊哈哈哈,到时候你们就等着羡慕我们吧!”


那次的记者发布会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有的人祝福,有的人不理解,但是曾经高中一起为甲子园拼搏过的人们都好像统一了口径一般,每当记者采访他们的大概意思都是“你说对那两个人的看法?当然是祝福了!拖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在一起了。你们哪那么多事,人家两个互相喜欢还在一起了跟你们又没关系,报道来报道去也是烦人”


 


不过虽然如此,每当他们聚会的时候大家总能听到仓持抱怨荣纯每天飘花的蠢样子,降谷吐槽御幸经常笑得贼兮兮的看着就想打。


 


网上也渐渐出现了许多支持两个人的声音,甚至有知情人士特意整理了两个人的相遇还有过往,甚至有些还有陪图片!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他们的过往,越来越多的人记住了那命运的十一球!


 


再后来,媒体似乎也是对这两个胆大包天的人无奈了一般,反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报道了越来越多支持两个人的新闻。当然总会有跟踪他们的记者投诉“这两个人好烦啊!每天秀恩爱,还是花式的!总编!我要求换人!在这么下去我要辞职了!眼睛好疼啊!”


 


不过说来也怪,就在球队老板担心两个人会不会因为恋情给对方放水的时候,两个人的每一次比赛甚至比过往争斗的更加激烈,往往不到最后永远不知道获胜的是谁。


 


嘘!别说话!快看前面牵手散步的两个人,有没有觉得很熟悉呢?


———————————————————————————————————————THE END


 


作者有话说:


当时在群里看到阿奴boss的脑洞的时候就想写了!但是因为还开着一个大长篇我也不好意思再开OTZ 最后想了想还是写个一篇完结的短篇好了qwq 结果写完了发现真是短篇好难写啊,到后来我节奏加快了很多,有各种不完美OTZ 


最后的后记结局非常不科学,但是我果然想说让这两个人在一起吧,秀恩爱吧!哪怕受到亿万的暴击我都认了!所以你们不要嫌弃打我啊OTZ


最后的最后,其实我接受了脑洞的时候有个庞大的设定和想法。。。但是最后我自己怕收不住,还是没有那么写QWQ能够忍受如此ooc的人物还有奇怪的故事情节看到结尾的人你们都是好人!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