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木南

游戏1,仍然不会起名字的我

游戏1

私设颇多!人物ooc有,结局he,设定我就不说了~你们感受好了=3=

“御幸,打起精神啊来,不然没等找到泽村你就倒下了要怎么办?”仓持洋一用手拍了拍前面那个男人。虽然是在安慰他,但是仓持紧皱的眉头暴露了他的担心一点也不比御幸少。

“啊,我知道了啊,仓持。”御幸开口回答了,沙哑的声音让人察觉出他身体并不好,或许是几日来的不眠不休,或许是因为对那个失踪的人深深地担心,种种原因都让御幸变得憔悴了起来。本来还算帅气的面孔上长出了淅淅沥沥的胡渣,眉间的皱褶深的好似一道沟壑一般。

“说的没错啊,御幸前辈,现在就算你再怎么着急也没用,你先去休息一下吧。警察也在全力寻找,荣纯一定不会有事的!”小凑春市也对御幸说道,虽然说眼睛被遮挡住让人看不清神情,不过略显发抖的声音也透露了他的紧张。明明是个害羞温柔的孩子,现在也难得强硬起来的推着御幸向卧室走去。

“放心好了,这里先交给我们了。大家也都在帮忙,一定会没事的。快去休息吧。”仓持在电话旁冲着御幸喊道,说完又继续跟警察讨论起来。

‘该死的,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泽村那个笨蛋也不会跟别人结仇,如果说是狂热粉丝的话也会被医院的人看到才对啊。啧,当初果然不应该留他一个人在病房吗。’“啧,烦死了!”仓持不爽的咂了咂嘴,用手用力的揉了揉头发,往日精心做好的发型早在连续几日的操劳中乱了起来。

“仓持先生,我们需要更多地情报,你可以更详细的说说看吗?”刑警看着这样的仓持也没有说他失礼,毕竟现在的情况他们会有这样的情绪也是正常的。

小春看到仓持的情绪也快到爆发的极限了,忙上前说道“仓持前辈也是啊,先去休息一下吧,不止御幸前辈,你也一样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这里交给我好了。”说着也把他向休息的地方推去“刑警先生,抱歉请您等一会儿”冲着他微微鞠了一躬,就赶快去安顿仓持去了。

“抱歉让您久等了,请问你有什么要问的吗?我会回答我知道的所有的。”
看到这样认真的小凑春市,刑警反而好像下了一跳,毕竟这三人都是职棒中有名的选手,儿小凑春市从未展露过是这样强硬的感觉出现呢,就连失踪了的荣纯选手也说他是一个非常温柔但是害羞的人。

“没事没事,我也是泽村选手的粉丝,也是非常希望他能够平安。各位的感情我能理解。那么我想问那天具体的情况你还记得吗?麻烦具体的说说,比如泽村选手是发生了什么住院,有没有可以的人物。总之请尽量具体的告知。”

小凑春市听完后,略微沉思了一会,开口了。

“我还记得那天是庆功的日子,我们和以前青道的伙伴们一起在居酒屋庆祝这次艰难的胜利。不过虽然是居酒屋,我们也是不喝酒的。纯桑那天特地把居酒屋停业只招待了我们。要说可疑的人还真的没有,最多就是一些记者。”说道这里,春市也不禁柔和了他的表情,身体也因为美好的回忆儿有所放松。“因为荣纯和御幸前辈的公寓是在一所建筑里,所以最后两个人是一起回去的,大赛结束我们休息了几天就继续投入练习了。然后…”说到这里,小凑春市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低沉了起来,有些放松的表情也变得…紧张起来。他的双手紧紧地抓着裤子,颤抖着说着不愿回想的记忆。“那天…本来是个好天气呢,在进行了一场友谊赛之后大家正要走向回程的巴士,结果御幸前辈的狂热粉丝开车冲着落单的前辈撞去,当时我们离他都有一段距离,大家也都愣住了,只有荣纯…只有他,最先的跑了过去,推开了御幸前辈…”

“等一下,你是说当时那场车祸并不是冲着泽村选手是吗?”刑警震惊的问道。

“诶?啊,是的。当时车祸真正的目标是御幸前辈。那个有什么问题吗?”小凑春市疑惑的问道

“啊,是这样的,我们之后的审讯中,犯人很明确的说他们是为了让泽村选手离开御幸选手的身边。没想到最开始是冲着御幸选手去的。”刑警一边思考着什么,一边说着。

“诶?犯人是这样说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很可能绑架荣纯的就是御幸前辈的粉丝啊!这…这可怎么办才好?”小凑春市也像是被这个结论吓到一样,直接站了起来,好好遮挡住双眸的刘海也散了开来。眼睛里有着终于有了线索的欣喜,更有对该如何跟大家说这个发现的烦恼。

“小凑选手,你先冷静一下,这只是一种可能,我们并不能确定。虽然现在有了一份线索,单页不排除是误导的烟雾弹,还请你继续说下去。”刑警虽然也被这个结论吓到,但到底是专业人士,很快镇定下来,向小凑春市继续询问了下去。

“啊,好…好的。”春市说着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回忆之后的事情,希望能够找到更多地线索。
“当时我们都愣住了,御幸前辈全身都在颤抖,坐在地上完全动不了一样,只是僵硬着看着荣纯…就在那个时候,开车的人下来了,手上还拿着刀子,大喊着‘御幸一也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跟我一起去死吧!一起去死啊啊啊啊啊!!!!’这样的话,就高举着刀子冲向了御幸前辈。这时我们大家也反应过来了,最先冲过去的是仓持前辈,他用球棒打开了那个人持刀的手,之后大家一起制服了那个人,救护车也来了,荣纯和御幸前辈都上去了。然后警察也带走了那个人……那之后荣纯经过手术后也总算是脱离了危险,御幸前辈精神还是不太好,毕竟太担心荣纯了,不过也在慢慢恢复。”说道这里,春市停了一会,闭着眼睛回忆了一下后,才继续说道“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所以我们球队的各位也很注意,也特意跟医院嘱咐了,除非是特定的人,不然是不允许别人探视的。所以安全问题也应该是没问题的,直到荣纯失踪前大家都觉得万无一失了。”

“是这样吗?当时没有其他人陪床或者看守吗?毕竟那个时候泽村选手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吧?”刑警眉头有些紧皱着‘如果说保全真的万无一失的话…难道是熟人作案?可是这些人的担心也不像是假的,希望只是我多想了吧。’

就在春市要继续回答的时候,一个黯哑的声音插了进来“接下来还是让我回答吧,刑警先生。当时荣纯住院的时候一直都是我陪在他身边,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那段时间发生的事了。”御幸一也一手揉着太阳穴,一手打开卧室门,向他们这边走来。

“御幸前辈!你怎么起来了?你才休息了这么一小会儿!”春市着急的说道,伸手打算把他退回去继续休息,就被御幸阻止了。

“已经够了,春市,我已经没问题了。接下来我要全力配合刑警先生,尽快把荣纯救出来!那个家伙是个笨蛋,也不会好好说话,万一说错什么刺激到绑匪了还不知道要被怎样…对待”说道这里,御幸一也的声音竟带了哭腔,他用手扶了扶眼镜,冲着刑警说道“我一直陪在荣纯身边,除了必要也是不会离开的,但是那天我因为球队有急事不得不到场,所以拜托了纯桑帮忙照看一下。就在他赶过来的三十分钟里…荣纯就…就….唔…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走,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够等到纯桑来了再走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说道这里,御幸一也情不自禁的用手捂住双眼,他的声音也满是哽咽。

“真的很抱歉,御幸选手,但是现在你要冷静,请仔细回忆一下,在医院的时间里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现在你回忆到的越多,我们就多了一个找到泽村选手的希望!”

“啊,刚才真是失礼了。恋人失踪的我实在是无法冷静下来。”御幸对刑警苦笑了一下。

“诶?!御幸选手和泽村选手是…恋人?!”刑警一下子被这个爆炸性的新闻整蒙了,也无法维持自己的专业素质,情不自禁张大了嘴巴,眼睛紧紧地瞪着坐在对面的御幸一也。

“啊,抱歉,目前我们还是处于保密状态,本来打算在最后的记者发布会公布的,结果…就发生了这些事,也就…吓到你了吗?”虽然说着有些调笑的话,但是眼神中的哀愁也让人说不出什么。

“啊,不不不,是我这边失礼了。还请你继续回忆下去!”刑警整了整自己的表情,恢复了常态。

“啊!说起来当时有一件奇怪的事发生!”御幸一也一拍手,激动地向刑警说道“那个时候每天都有人送花过来,而卡片上也只有意味不明的几个字,当时我们都觉得很奇怪!因为要是球队或者朋友来的话并不会送花,语气送花荣纯更喜欢其他的东西,而且荣纯住的医院并没有公开。”

“你是说自从泽村选手住院后每天都会收到不明来历的花?那些卡片还在你这吗!这很可能是重大线索!”刑警激动地说道,他期待的看着御幸一也,希望他能给一个肯定的回答。

“那些当然是都丢了,不过荣纯那个笨蛋因为觉得很浪费别人的心意,所以要我帮他和花摄影。”说着他翻出了手机,打开相簿,冲刑警展示了起来。

“这…这是密码!这里和这里的文字组合在一起就是…我…很…快…会….来…接…你?我很快会来接你?!这是暗语啊!而且还是很生僻的!完全没想到现在竟然还会有人用这种暗语。看来泽村选手很可能就是被送花的人带走的!这真的是一个重要的线索!”说到这里,刑警先生也不禁高兴了起来“我马上安排人手去查!御幸选手,不,御幸先生,你放心,一定很快可以找到泽村先生的下落的!现在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之后我们有了任何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泽村先生回来的时候一定希望你可以健康精神的迎接他回来!”

“没错,御幸前辈你先回家休息吧。这里就交给我和仓持前辈好了。有了这条线索荣纯肯定很快就被找到的!”小凑春市也不禁激动了起来,他很高兴的冲着御幸说道。肢体也因为兴奋动作变得大了起来。

本来在隔间休息的仓持洋一也几人兴奋的声音醒了过来,探出一个脑袋冲御幸说道“没错,你这家伙赶快回去休息,到时候你可是要精神饱满的迎接那个笨蛋回来啊!”

“你们两个...啊…谢啦,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御幸一也到现在也像是被周围的气氛感染一般,声音哽咽的冲两人道了谢,深深地鞠了一躬后走了出去。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就去打车了。

看着脚步不稳的御幸,春市不放心的跟仓持说了一下,跟着一起去了。

“春市,可以了,接下来我自己回家就好了。真的很谢谢你啊。”御幸坐在的士里冲着小凑春市道谢道,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路边暗黄的灯光明明灭灭的照的御幸的脸部都不真切起来。

“没有的事,关心荣纯的不止是前辈你啊,怎么说我们也是挚友呢,嘿嘿”说着,小凑春市有些害羞的用手挠了挠脸部,微微鞠躬后便打算回去了。

随着关门的声音响起,随着略显刺骨的晚风飘过来这样一句话“司机,麻烦你去xx街xx号”
该怎么说这样的声音呢,语调透着诡异的平静,和之前的种种比起来平添了几分诡异与违和。

‘诶?御幸前辈的家是那里吗?大概是我听错了吧…不过要他回到和失踪的恋人一起布置得房子也确实难为他了呢…大概是我的错觉吧?’小凑春市想着,变将这件事放在一边,向房间走去。不过这份违和感也深深地在他的心里扎了根。


TBC

作者有话说:
好的,我要挑战一下新的风格,虽然感觉差别不大OTZ 这篇完全是作者本人的私心,如果有看不懂的或者感觉ooc严重的…别打我QAQ
希望有小天使能够猜到我的梗阿~
然后,这篇也是一个短篇,不过会分几次发出来。另外一篇生产中的长篇在生产过程中因为意外后来打出来的没了!!!作者有点不想打了OTZ所以我来打一个短篇!
Lof上的小伙伴,这个会是游戏中的一篇啦~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当然还没有完结这篇!
贴吧上的小伙伴请当做新的文章来看也没问题的~

最后的最后,你们要是喜欢的话请务必告知我一声QAQ留言也好,点赞?给热度都好!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产粮QAQ
没人理我真的不开心QAQ

评论(1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