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木南

游戏一(2)

游戏1 (2)

【吱——呀】紧闭的房门打了开来。
“我回来了,你有乖乖地吗?”
“今天大家也都在找你呢,那个仓持也是,小春也是,队伍里的大家也是呢~”
御幸一也快步向床上的人走去。他坐在床边,一手紧紧的抓着昏迷着的人的手,一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庞。就这样过了一会,御幸一也用手将脸上的眼镜取下,随手放在柜子上,将脑袋深深地埋在沉睡着的人颈边,轻轻地用脸部蹭着他,鼻腔中呼吸着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不再如当初带着些微汗味的阳光的味道,虽然有洗浴后肥皂的味道但是扔带有令人厌恶的消毒水的味道。
令人惊讶的是,尽管被人这样大的动作碰触着,那个沉睡的人仍然没有醒过来。因为沉睡显得柔和起来的脸庞,身上贴着测量心跳的仪器,头发软软的贴在枕头上,仔细看原来这是失踪的泽村荣纯!
“呼——八嘎,你不要再睡了啊,现在的味道难闻死了啊,在这样下去你可要从王牌的位置上下来了啊!”御幸低声嘟囔着,手不由得抓紧那人的衣服。“嘛,反正无论怎样我都会喜欢你的~偷乐吧你就,优秀如我的捕手的心全部都在你身上哦”满是调笑的语调,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不过紧皱的眉头还是暴露了他。
御幸一也俯下身子,轻柔的吻向了荣纯的眉间,接着是眼睛,最后在略显干燥的唇上摩擦着,似乎是嘴唇太过干燥,御幸稍稍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起来。看着变的水润的双唇的御幸不由得笑了起来。“八嘎,要是你醒着一定会整个人红透的炸毛吧。”说着也躺倒在床上,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荣纯才满足的慢慢陷入沉睡。

“小凑选手,我想确认一件事,现在荣纯选手失踪的事都有谁知道呢?”刑警看着开门进屋的小凑春市说道。
“诶?啊,现在的话并没有公开,知道的除了警方的人就是以前球队的朋友还有现在的球队的大家了。”小凑春市回答道。
“没错,不过现在球队已经打算拟定新闻稿了,公布这个消息了”这时仓持插来说道。
小凑春市有些惊讶“之前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呢”
“啊,是那边最新的决定,还没来得急通知。”仓持回答道“刑警先生这个有什么关系吗?”
“仓持选手,可以摆脱你跟上面说一下现在先不要公布吗?现在我们虽然有了线索,但是并不明确,再加上从未流出的消息,我们不能排除…”说道这里刑警停顿了一下。
“难道您的意思是熟人作案吗?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大家…大家怎么可能那样对荣纯!”小凑春市着急的说道,甚至急切的用手抓住了刑警的肩膀,就连仓持也是一脸不认同的看着刑警。
“请你们冷静一下,我们只是说有这种可能。之前御幸选手给出一个神秘的送花人,我们现在如果不公布出荣纯选手失踪的消息那个人很可能继续送过来,这样我们就有更多地线索可以追寻!如果继续送过来的话,我们也可以确定到底是不是熟人作案,还是说是其他的人。”刑警用手将小凑春市的手扶了下来,并且用力的握住了他的肩膀,迫使他能够冷静下来。“现在我们手上的信息太少了,所以我们需要更多地可能来缩小范围。现在我的人已经在查看最近几天医院的监控录像,以及周边的。我们正在寻找带着那种花的人。”说道这里,小凑春市也冷静了下来,仓持站起身,拉着春市坐到沙发上。冲刑警说道“没问题,我现在就跟上面联络。接下来拜托你了。”
刑警点了点头“啊,这方面拜托你们了,接下来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做到。首先请你们每天有一个人假装住在病院,从以前的迹象来看,虽然那个人找到了泽村选手的病房,但是他并没有进去,而是把花放到门口就离开,也就是说他对病房里面什么情况还是不明白的。这是个可以利用的地方。”说道这里刑警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绪,才继续道“其次就是那种花。并不像一般探病用的白百合,而是赤红的火百合,花语应该是炙热的爱。能够提供这种话的花店虽然多,但是每次都会订购这么大数量的火百合并不多见。我们会逐家排查的,相信很快也会有结果。”说着,刑警站起身来,向他们两个鞠了一躬“接下来就交给我们专业人士吧,接下来还需要你们的配合。现在先请去休息,明天一定会有新的消息。到时候需要诸位配合的地方很多,精神一定要足够啊”
仓持和小凑沉默了一会,然后互相对视了一下,“好的,接下来就拜托各位刑警了,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的”回礼之后,两人一起离开了这个房子。

【御幸大笨蛋快接电话,御幸大笨蛋快点接电话!】
大清早,这特别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唔嗯”御幸伸手拿起电话“谁一大早大了过来啊,”说着他看了一眼荣纯,“要是吵醒这个笨蛋可怎么办啊,诶?仓持?”稍稍清醒了一点的他清了清喉咙,接起电话。“喂,仓持,怎么了?是有什么新的线索吗!”说着兴奋的话语,手十指交叉的和荣纯的紧握,脸上确实平静的让人害怕的表情。
“啊,你最好收拾一下自己,今天刑警那边有重要的消息,你快点过来。”
“啊,我知道了!马上过去!”御幸急切的说道。挂了电话后,他又一次俯身抱住了荣纯,再一次亲吻了他的唇部,“荣纯,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呢~不过别担心,我不会让你再次出事的!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好好的看家啊~”他直起身子,随意的将套上衣服,带好眼镜之后向门走去。
“那么,我出门了,荣纯我很快会回来的,乖乖地等我啊”御幸推了推眼镜,关上门走了。
【砰——】随着大门的关闭,室内恢复了平静,不过或许是担心室内空气不好的缘故,荣纯房间的窗户打开着,风吹起了纯白的窗帘,阳光轻轻地照进了房间,给纯白的房间里带来了一丝暖意。这时,床上的人手指有了些微的抽搐,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御幸一也猛地打开房门,冲进房间“仓持!之前电话里说的是什么?”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凌乱的衣裳,脸上的胡子比昨晚见到的更多了,因为休息的缘故精神倒是好了一点,不过眼下的青黑仍然严重,就连眼镜都有些歪斜。
“不是跟你说了好好收拾一下自己吗!真是,一听到消息又着急成这样啊…”仓持扶了扶额头。“昨天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线索,今天上午刑警先生打电话过来说有新的线索了!不过仍然需要我们的配合。其中重点是你,放心好了!大家都在全力以赴,你好歹收拾一下。”
“啊啊,抱歉,一想到能够有荣纯的线索我就…抱歉啊”说着御幸一也整理了一下衣服,总算是让自己精神了一点。
“御幸先生,昨天彻夜的检查录像带,我们已经锁定了一个男人,他很可能跟泽村先生的失踪有关联。”刑警虽然面容憔悴,但是却无比的兴奋,他马上展示了一下截取的图片
“这束花!难道每天送花的就是他吗!可恶,完全看不清楚脸!”御幸愤怒的说道,双手用力的将小凑春市给的水杯握住,指节都已经发白了,一副随时会把水杯砸出去的样子,眼睛好像着火了一样,死死地盯着那个人。
‘御幸选手的眼神还真是恐怖啊…我一点都不怀疑如果那个人出现在眼前他会揍过去啊’刑警想着,“御幸先生,我知道你很激动,但是接下来我要说的事将直接关系到抓到犯人用时的长短,请你冷静听我说。”清了清嗓子后说道“我们昨夜已经紧急在医院病房外装了监视器,不排除他仍会送花过来向诸位炫耀泽村先生已经被接走了,到时要拜托你假装泽村先生还在,然后我们会尾随他,确认地点然后实施抓捕。按照之前的线索,他是个有特定行为模式的人,之前每次都会送用带有暗语的卡片的花,这种人很可能会继续他的行为。因为之前大家对他的暗语没有任何反应,极大的可能过来炫耀!但是按照之前的行为来看他并不会进入到房间,如果你在的话。但是也不排除他会突然行动,所以届时我们刑警也会守在附近,您也要注意安全。”
听到这里,御幸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呼——】“啊,我知道了,刑警先生,请务必将那个混蛋抓起来!一定要找到荣纯,拜托了啊”说着,他又一次低下了头,或许是终于能再见到荣纯的激动让他浑身颤抖,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眼眶已经发红,从未哭泣的他眼睛里也含有泪水。
“啊,放心吧。”刑警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时有人闯进来“前辈!我们找到了!那个人自从泽村选手出事后每天都会在市南的花店定火百合!因为很少有人会一次定这么大数量的,所以店员记得很清楚!店员说他每天都会固定在上午十一点左右去拿花。”
“干得好!那么马上派人守在那里!”刑警也激动的站起来,没想到马上就有新的突破了!
“刑警先生,请让我跟着!”御幸马上说道,他直直的看着刑警的双眼,毫不掩饰他的焦急。仓持和小凑也是一副同意的样子。一时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刑警的身上。
“不可以!我知道诸位都很担心,但是我们不能让你们有危险,而且跟泽村先生一队的你们一定会被那人认出来!打草惊蛇让他转移了泽村先生就不好了。交给我们专业的吧!一旦实施了逮捕会立刻通知的。同时我们也不能排除那人拿花之后会直接去到医院,还是需要你们的配合的。请相信我们!”刑警严厉的目光看着三人,严词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听到这样回答的三人也稍稍恢复冷静了,对视了一下后,再一次冲刑警鞠躬,“一切就拜托各位了!”
看到这样的三人,刑警也回了一礼。直起身后,冲闯进来的青年说道“马上联络店员,让她稍稍拖延一下时间,尽可能从嫌犯口中套出更多的信息。现在,马上吩咐各部门行动,务必不要打草惊蛇!”
“是的,队长!”小青年立刻拿起手机,向同伴打去。
两人离开房间之后,屋内仅剩的三人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小凑春市说道“那个,御幸前辈,你应该还没有吃早餐,现在还是先吃点东西吧,这里还有一些剩下的面包和牛奶。”说着走向了隔壁屋,拿着东西过来了“多少吃一点吧,现在我们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了。”
“没错,要相信刑警他们这些专业人士啊,御幸,快点吃东西。不然接下来万一需要我们配合你却没有饿晕了可就糟糕了啊!”仓持拍了拍御幸的肩膀,接过春市手里的东西,放到御幸的面前。
“你们…我知道啦。只是太激动了,不知道,一想到马上可以找到荣纯,我就!”御幸的双手接过面包,不过用力的面包已经彻底变了形。“绝对不会放过那个男人!,一想到他可能对荣纯做过什么,我就恨不得杀了他!”
听到这样的宣言,小凑春市有些不知所措,他觉得御幸真的会对那个男人做些什么。他无助的看着仓持,希望他可以做些什么阻止。
接收到春市目光的仓持,伸出手,大力的拍了御幸的后背,“在那之前你先给我把东西吃了!”
被仓持拍的向前踉跄了一下,被打断的御幸也回不去之前那个杀气腾腾的样子,扶了扶眼镜“是是是,真是痛啊,仓持”略微笑了一下回应,便开始吃东西了。

“啊,田中先生今天也来了呢。说起来,每次都见你订购这种花,是给您的爱人的吗?”店员小姐自从被刑警拜托了之后,就一直紧张的等待着那个男人。不知为什么,在之前还紧张的发抖的店员小姐,这时却平静的如往日一样。
“啊,那个人现在还在住院,我想他会很喜欢我的礼物的。之前收到后都会笑的特别开心”被称作田中的男人高兴的回答道,脸上满是温柔的笑容,好像是回忆起自己的恋人一样。
“那一定是个幸福的人呢,真希望他能早日康复啊”店员小姐好似为他由衷的高兴一样,笑着祝福道“说起来,田中先生一直都在这里订花呢,您是附近的居民吗?”店员不经意间开始询问一个重要的信息。
“什么?为什么这样问?”田中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好意思,因为您每天都在这里订花呢,但是我又从来没见过你,所以有些好奇罢了。”店员羞涩的笑了一下,还用手挠了挠后脑勺。
“啊,是呢,我住在离这里两条街道的‘东海公寓’里,这边又一直是被大家赞美的花店。给他的一切我都想要给最好的!”田中笑着回答道。
“我们花店很高兴能够被大家喜欢呢!好了,您的花已经包好了,抱歉让您久等了。今天也不需要我们写卡片吗?”店员拿着花束问道。
“不用,我有准备,还是要麻烦你帮我订一下。”田中说着伸手往裤兜里摸了一下“诶?!我好像没有带出来,该死的,怎么会犯这种错误!抱歉,麻烦你把花给我就好,我回去订好了。”田中有些泄气的说道,烦躁的揉了一下头。
“啊,没关系,那么您的话,慢走,欢迎下次光临。”店员把花给了田中后,微笑着跟他道别。
一直到田中走远,才放松的瘫坐在椅子上。“刑警先生,刚刚的话您听到了吗?”
这时在收银台后的门打开了,“啊,你做的很好,我已经让人跟上了。谢谢你的配合,这真是非常重要的收获。”刑警冲着店员道谢后也离开了,作为队里的总指挥,他一定要到场。
“报告队长!嫌犯正在向他说的地址走,各部门已经就位!”
“很好,让盯梢的人跟紧,别被发现了。随时报告动向!一旦嫌犯进屋,立即实施逮捕!”刑警严肃的说道。
“是!队长!不过今天真的很幸运呢!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这么简单暴露了地址,而且还会回去,这样就不用御幸选手他们在医院了,是不是通知他们过来?”
“啊,我想到时候要是泽村选手被救出来一定很希望见到熟悉的队友,不过也不能排除那个男人有什么阴谋,今天顺利过头了。”刑警赞同的说道,但是眉头仍然紧皱着。
“啊啊,今天我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荣纯要是等急了可怎么办!要快点才行啊!”田中小心的护着鲜花,向公寓跑去。好不容易到了公寓,打开房门后,因为着急,连门都没有关,就进到里屋了。
看到冲进屋子的男人,刑警拿起了对讲机,下达了突入的命令。
几分钟不到,对讲机传来声音“报告队长,已经控制嫌犯,没有发现泽村荣纯的身影!”
“什么?!等着,我马上过去!”刑警听到后,吃惊的喊道,立刻向屋子里跑去。
“为什么会没有看到人!”刑警冲进门,大吼着,但是接下来,声音竟像是被人掐住一般,消失了。
这时接到通知赶过来的御幸三人也被青年领到了屋里。来不及阻止的刑警只听到“你这个!”御幸一也愤怒的吼声也因为眼前的景象而卡住了。
入目所及全部都是荣纯的照片。整件屋子的墙上都是,就连喝水的马克杯上也印着荣纯,但是是截取了鼻子以下,每次喝水就跟荣纯接吻一样。御幸仔细的看了以下四周,发现更令他震惊的事情,周围除了荣纯的照片之外,还有一些私人物品!他记得以前荣纯跟他说过放在球队里的衣物没了,有次洗澡之后,发现刚脱下来的训练服没有了。因为当时不止荣纯的不见了,也没有想太多。那件丢失的衣服现在就躺在男人的床上,上面甚至带有一些干涸的液体,同为男人的他自然的就知道那是什么的存在。
“喂喂喂,骗人的吧!”仓持震惊的喃喃的说着。小凑春市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他看了看周围突然说道“这些照片!以前我跟荣纯在假期一起出门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人偷拍,但是没有找到人,还以为是错觉…这个…这个是!之前在见面会上荣纯用的纸杯!因为发到他时同样花色的没有了,所以变成这个…”
御幸一也冲向了那个被压住的男人,拉起他的衣领大吼道“你这个混蛋!你把荣纯藏在哪里!快点把他还给我!你这个变态!!!”他举起了拳头狠狠地揍向了男人的脸,把对方的牙齿都打飞了。
周围的刑警也没有反应过来,根本没有阻止他的行为,当御幸再次举起拳头的时候,刑警马上反应过来,制止了他“御幸先生冷静下来,现在我们并没有看到泽村先生,你先出去,我们将这件屋子取证,然后审讯他之后再说,现在最优先的是泽村先生的安慰!”
小凑春市和仓持洋一也反应过来,快速的拉着御幸出去。
【砰——砰——砰——】
被拉出门的御幸一也一下一下的砸着栏杆,他浑身颤抖着,呼吸也粗重的不行,上午刚得知荣纯的消息有多高兴,现在就有多崩溃。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那个变态,荣纯不知道会被他做什么!”终于,他停了下来,大声的嘶哑的吼着,看过那个房间后,御幸不由得暗自庆幸着自己把他先带走了,不然如果真的让那个人得手,他不敢想象荣纯会经历什么。
“冷静一下!”仓持厉声说道,“现在一切还没有定论!你一定要冷静!”
“没错,御幸前辈,我们都必须要冷静。”春市说着,但是颤抖的嗓音也说明他想到了最坏的情况。

过了一会,刑警把人压出来了,押解犯人的刑警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大家都被那个房间所惊吓或者恶心到了。

刑警走了出来,跟御幸三人说“你们先回去等审讯结果吧,现在…”
还没有说完,御幸就打断了他,“请一定要让我看着你们审讯!”眼睛用力的瞪着刑警,充斥着红血丝,如果拒绝的话,御幸真的不能保证他会做出什么。
看着眼前的人,刑警最后也无法继续他的话,最后破例带着三人向警局出发。



审讯室内
“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把泽村荣纯绑架了!你把他藏在哪里!对他做了什么!”刑警猛地拍着桌子,愤怒的冲着田中喊道。
田中听到后,沉默了一会,然后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荣纯还在等我去接他!你们这些混蛋不要阻止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胡说八道什么!泽村荣纯难道不是你绑走的吗!”刑警继续喊道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混蛋,是谁偷走了他,我要宰了那个人!今天,明明今天我就要带走他了!可恶可恶可恶可恶!我要杀了他!混蛋混蛋混蛋!荣纯是我的!我的!!!!!”田中听到刑警的问话后已经陷入了疯狂,他的神色满是残虐之色。
虽然田中的话语无伦次,但是刑警仍然从他口中截到了重要的信息“今天要带走他”。
在外面听审讯的御幸显然也发现了这个信息,他的脸上除了愤怒震惊外还带有一种无力,一种绝望。
“不是他,竟然还有其他人,怎么办,荣纯,怎么办,怎么办!”崩溃了的御幸瘫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呢喃着这样的话语,眼睛也已经失焦。
看到这样的御幸,仓持和小凑都沉默了,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但是线索却断了,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人身上断的。至今没有要赎金的举动已经说明对方目的并不是金钱,但是这样仍然绑走了荣纯,在看到田中的家后,不免让人绝望的想到那一层面。

刑警走了出来,看着这样的御幸,仓持,小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他很快冷静下来,“今天你们回去吧。现在就算你们在这也没有任何用处,我们会尽快从他的家里找到更多地线索,现在很明显他知道什么,我们还有希望!”虽然是这么说着,不过神情见也越发的严肃。
三人明显的沉默着,“刑警先生,我们…”
话语未完刑警就高声打断了他们,“不行!让你们旁听审讯已经出格了,现在绝对不能继续了。你们需要让自己保持冷静!尤其是御幸先生!你一定不可以崩溃!或许不是他绑架的,但是他一定知道更多地事情!你们必须让自己平静下来!”

御幸抬起头看向了刑警,眼睛无神,有深邃的空无一物。仓持和小凑明显感觉到他的不妥。
就这样,御幸和刑警对视了一会,站起身“我知道了,接下来就拜托你了。那么,仓持,小凑我先回家了。有事,在通知我。”说着,他甚至伸手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认真的整理着自己的形象,连回复也不等就离开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一下“仓持,小凑,不要跟着我。我没有事。”语调平静的让人害怕。
虽然被这么说,但是仓持和小春怎么可能真的放任他自己走。但是刚要追出去,两人就被刑警抓住了。等到御幸走远之后,才松开手。

“两位先别走,你们还记得我们最初的推测吗。”刑警深呼吸了一下,松开两人后说道“如果这个线索断了,那么很可能是…熟人作案。”
听到刑警的说法,两个人都猛地将头抬起来,看向了他。
“是的,刚刚取证的人回来了,他们说在嫌犯田中家里发现了大量的麻醉喷雾,改装的房间,以及还未送出的写有暗语的卡片。卡片上说,我将他接走了,但是显然他还没有动手。而那麻醉喷雾很可能就是为了将陪在泽村选手身边的人麻醉用的。”刑警看到两人已经恢复些许理智的时候,又继续道“让御幸先生先走是因为我认为现在的他已经不能继续受到这样大的刺激。但是只要泽村先生没有被找到,他一定不会做出放弃生命,危害自身的举动。如果他听到可能是熟人作案的话…我不敢想他会做出什么。”
“啊,我们知道了,那么还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吗?”仓持问道
“是啊,现在是否需要公布荣纯失踪的消息比较好?”小凑春市也急忙追问。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我们手上的线索又太少。必须要再重新梳理一遍才行。我个人并不推荐公布,因为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们不能再让大众带来更多错误的情报。现在我们基本可以将作案人员缩小到知道荣纯失踪的的人中。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排查大家的时间,不在场证明。”刑警立刻说出他的打算。
仓持沉思了一会,道“没问题,但是我觉得或许可以让我们来看看监视录像。或许我们之前忽略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没错,如果真的是熟人的话…刑警先生,不排除变装潜入,我们对他们的熟悉度可以帮到什么。”小凑春市补充道。
听到这两人的话后,刑警思考了一会,同意了。
于是他带着两人向房间走去。
TBC

作者有话说:
这一章我绝对爆字数了!好了,大概还有一章完结,你们等我最后的大反转还有神奇的脑洞!这章其实有埋一些伏笔你们看到了吗!!!
顺便我对影帝御幸报以十万分的敬佩!还有笔下唯一有了姓氏的变态配角,之后我可能写个小番外什么的,有关田中为何会变成这样。
最后,我今天其实在学校里…我突然开了一个新的设定!战地记者荣纯和士兵御幸。正在思考是写完这篇就开始打那个还是说按照我之前的脑洞打第二篇=3=因为我在记录好游戏结果后就想好了打怎样的脑洞还有顺序了。说起来我还很想试试看童话风啊!

在这里让我说个事…看过我的文的伙伴都知道我不会起名OTZ全部都是无名啊!你们要是愿意的话可以给每一篇或者单独一篇想个名字吗~
然后我有个伟大的设想就是写完所有的文之后【或者是钻a完结/萌不起来御泽(可能性极低!)】我想要给自己出个纸质的本子纪念一下,到时希望能够有人愿意帮我画下封面?或者插图?恩…我已经有预感未来如果出本…字数一定是不可思议的多!照现在基本每篇破万的情况来看2333 要是有喜欢画画的伙伴愿意的话请务必跟我联系!虽然这个时间很远啦~
希望现在喜欢这个cp的大家都还在啊!虽然我们冷OTZ(看了某个微博之后我也有点想要精分小号了带动气氛啊!不过果然很难…)
今天的我以外的啰嗦啊…你们不要嫌弃我!!!!然后拜托你们给评论啦~或者给个热度让我知道还是有人看的QAQ

评论(1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