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木南

游戏一 完结上

游戏1(3)

【砰!】

门被重重的关上了,御幸一也甚至连鞋也不换,阴沉着脸,直直的向荣纯所在的房间冲去。打开门后,本来也要将门摔上,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他不想让荣纯被吵到。轻轻地关上门,御幸一也深呼吸了一下,他抬起了头,看向那个还在睡着的孩子,就算已经毕业踏入社会了,那个家伙还是一副少年的模样,岁月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痕迹。

御幸一也走了过去,侧躺在荣纯的身边,他用手紧紧的抱住沉睡的人,将头埋进他的颈窝中,一边呼吸着,感受着他的气息,嘴里则不停地嘟囔着。

“荣纯,荣纯,荣纯。如果我没有将你带走,如果…让那种恶心的混蛋!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说道这里,他停了下来。御幸一也睁开了眼睛,紧紧地盯着荣纯“外面太危险了,像你这样的笨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危险。像田中一样的家伙肯定还有很多!所以啊…所以啊,荣纯,以后就跟我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吧。我会保护你的,没错,不需要任何人,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好了。只要我们两个!”说着这话的御幸一也,脸上是偏执的疯狂,就像陷入绝望的人,奋力的保护着自己最后的珍宝。如果有其他人想要夺走这个珍宝,或许……

【呼——】

御幸一也叹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坏笑着说道:“嘛,你安心的休息吧,我去给你做点东西吃哦,不用担心了,以后都不会有人在伤害你了~”
说完,他离开了房间,走向厨房。

“哼哼哼~”御幸一也嘴里哼唱着小曲,煮着香甜的白粥。脸上满是幸福。或许是因为他认为以后不会有任何人打扰到他和荣纯两个人的生活吧。

很快的,白粥煮好了,御幸端着热腾腾的白粥走向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人手指抽动了起来,好像传达着,‘我要醒过来,我不会放弃的!’。果然,没过一会,他睁开了双眼,因为刚醒过来的缘故,他的眼睛还是蒙的,暗淡的黑棕色,和球场上让人印象深刻的暖金色完全不同。

刚刚醒来的他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终于漂亮的眼睛恢复神采。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周围,‘这是什么地方,我记得之前…对了!御幸!那个家伙有没有事!’

泽村荣纯呆坐在床上思考着,然后猛然反应过来,嘴里高声喊着“一也!御幸一也你在哪里?”喊着,就要把手上的针头拔掉下床找人。

【砰!】的一声,盛满香喷喷白粥的碗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滚烫的白粥四散开来,甚至有些溅到了御幸的裤脚上。
御幸一也呆住了,他看着那个大喊着自己名字的笨蛋,喉咙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他迈开大步,冲着荣纯走去,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他。御幸一也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也只能用力的抱紧荣纯,用力的,恨不得将他融进自己的身体一般。
“你这个笨蛋!睡得太久了…”御幸一也哽咽的呢喃着。

还在大喊御幸名字的荣纯好像也被摔碎的碗的声音吓住了一样,一直没有反应过来,知道听到御幸在耳边带着哭腔说的话后才有所回应。

荣纯张开双臂回抱住御幸,也没有阻止他大力到令人有些不适的力度,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回抱住他。

“我才不是笨蛋呢,混蛋御幸。抱歉,我睡太久了。”他停顿了一下,将头埋在御幸一也的颈边,蹭了蹭“我回来了,御幸。”

回应他的只是御幸一也更为用力的拥抱,还有肩上些微的湿意。

‘幸好你醒过来了。真的太好了。以后我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绝对不会!绝对’御幸埋首在荣纯的颈边,眼里满是疯狂的执念和厉色。而拥抱着他的荣纯,也全然没有发现御幸一也的不同。

“真是,你刚醒过来还很难受吧,饿不饿?我去给你重新盛一碗粥过来。”御幸放开了荣纯,小心的让他躺好,推了推眼镜,询问道。

“恩!我要喝御幸你做的!”荣纯高兴地回答道,完了还不忘揉了揉肚子表现自己真的很饿。

御幸一也看到这样的荣纯,整个人都显得柔和了起来,他笑着揉了揉荣纯的头,站起身向厨房走去。

看着御幸离开房间,荣纯不由得往四周看了看,整个房间都是白色的基调,让人看着感到有些不舒服。他想要那手机给家里报平安也没有找到手机“奇怪,御幸他把我手机放哪去了。”荣纯挠了挠头发,想了一会,就放弃了,‘等御幸回来问问他就好了。’

“荣纯,我拿粥进来了。你怎么起来了!快点躺好!”御幸一也有些生气的冲着荣纯说道,快步过去,把粥放好后,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荣纯冲着御幸笑了笑,乖乖地躺好,看着他用勺子舀起一勺粥,放到唇边吹了吹,才喂到自己嘴里。不由得抬起手揉了揉御幸一也紧皱的眉心。御幸被荣纯碰到的时候身上抖了一下,但也没有说什么,笑着看了他一眼,眸中满是宠溺。

很快的,一碗粥喝完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床铺,两人相拥着入眠。



今夜,一夜好梦。



“小凑选手,仓持选手,这里就是当时的录像带了,我们反复查看了御幸选手离开后到伊佐敷先生抵达的三十分钟内,都没有任何可疑的情况。”刑警带着两人前往观看监控录像,向两人指出他们把这短短三十分钟的影像反复看了很多次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好的,辛苦你们了,刑警先生。麻烦您在给我和仓持前辈播放一下。说不定我们可以看到什么也不一定。”小春对刑警鞠躬后说道。

“没有问题,接下来才是,要麻烦两位了。”刑警也有礼的回道。

反复观看了一段时间的影片的小凑春市和仓持洋一,两人的眼睛都有些干涩。仓持按了暂停键,“该死的,这里确实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啊!小春,先休息一下,你的眼睛已经出现血丝了。”

小凑春市不由得用手捏了捏鼻梁“啊,不要光说我,仓持前辈也是啊。不过这三十分钟内,除了扫除人员并没有任何人进出房间啊。”

“说的没错,但是刑警他们也早已排除了扫除人员的嫌疑。该死的,疑点到底在哪里!”说道这里,仓持洋一用手狠狠地锤了一下桌面。

“冷静点,仓持选手,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两位最好还是休息一下。”听到响声的刑警跑了进来,安抚性的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说道。

“刑警先生说的没错,仓持前辈,我们两个多少休息一下。现在不止你的情绪不稳,说实话,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的情绪也有些暴躁了。继续看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小凑春市用手揉搓了面部几下,强打起精神看向仓持洋一“仓持前辈,我们先休息一下,精神变好一点在继续看监控录像吧。到时一定能看到疑点的!”

看着这样的小凑春市,仓持洋一不由得有些泄气‘啧,小春说的没错,现在的情况确实是这样。’他深吸了一口气,冲小春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看到仓持回应自己的小春松了一口气,他一手拉起仓持,一边对刑警表示希望能够有地方让两人小睡一会回复精神的想法。

看到这样疲倦的两人,刑警也明白对普通人来说,今天收到的刺激确实太大了,更别说两人还盯了那么久的监控录像。他推开了房门,引着两人去休息的地方。

看到两人睡下后,刑警则回到房内继续回看着录像。

就这样,时间很快的过去。

当两人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这期间,他们还接到御幸询问情况的电话。

“喂,小春。抱歉,昨天我就那么走了。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刑警他们有找到荣纯的消息吗?”

小凑春市听着电话里沙哑的人声,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御幸前辈,没关系的。恩,刑警先生他们仍在全力搜寻荣纯。一定不会有事的。”

就这样两人互相沉默了一会,御幸说完拜托你了,就挂了电话。挂了电话的小春的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也找不到具体是什么,只能把这份疑惑关在心里。

“是御幸那家伙?”仓持从洗漱间探了个脑袋出来问道

“是的,他说昨天抱歉了,然后问了一下情况。”小凑春市回道。

“切,”仓持不爽的说了一下,不过他加快了收拾的速度。弄完后,伸手拍了拍小春的头,说道“走吧!今天绝对要把那个带走荣纯的混蛋抓出来!”

“恩!”小凑春市点了点头,跟着仓持向看录像的房间走去。



这边,御幸刚跟小凑通完电话,又立刻从厕所回到了房间。

刚刚通话时沙哑的声音只不过是因为早起没有喝水的缘故。

“呼,一也早安,说起来,昨天我就想问了,这里是哪啊?”荣纯手上捧着御幸给他热好的牛奶,满足的喝着。

“啊,这是我之前买的房子,还没跟你说。”御幸上前揉了揉荣纯的头发,凑到荣纯面前,用鼻尖跟他的蹭了蹭,呼吸间,两人的气息都融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荣纯被御幸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唔啊啊啊啊!御幸一也你在干嘛啦!”猛地用手推了他一下,脸颊变得通红,双眼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御幸。‘这个家伙,就算看久了,果然还是一个池面啊,可恶,太近了!’

被推开的御幸本来还有些错愕,但是看到荣纯害羞的样子,什么想法都没有了。‘真好,现在的你是如此鲜活的存在着。’他不由得开始了坏笑“诶诶诶~怎么了,难道泽村荣纯选手害羞了吗~被我这个大帅哥给迷住了吧!哈哈哈哈哈”说着还用手戳了一下荣纯的额头。

被说中心事的荣纯整个人都开始变红了,他随手拿起旁边的枕头,朝御幸一也扔去,嘴里大喊着“你真是够了,御幸一也!”

“哈哈哈哈,被我说中了!”御幸大笑着躲开了向自己袭击过来的枕头,伸出双手抱紧了荣纯,在他的耳边说道“嘛,反正我已经被你深深地迷住了啊~泽村荣纯君”

“呜啊,你这个家伙真是!”荣纯被耳边传来的御幸一也刻意压低的声音还有随着话语撒在耳边的热气弄得彻底软了下来,就算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很久很久,泽村荣纯还是会轻易地被御幸一也逗弄到脸红。反抗不能的荣纯只是静静地将脑袋埋在御幸的颈边,轻轻地说道“果然御幸你是个混蛋四眼。”

或许是因为曾经差点生死相隔,在荣纯醒过来之后,御幸一也总喜欢抱着他,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的呼吸,确认着怀里这个笨拙的家伙还活着。两个人就这么腻腻歪歪的一直到肚子发出了响声。

“哈哈哈,我去做饭了,荣纯你等一会吧。”御幸笑着松开了手,往厨房走去。

“知道啦”荣纯挥了挥手,“对了!御幸你把我手机放哪了?我要给小春他们打电话啦。”

御幸一也停下了脚步,僵笑着回头,对荣纯说道“那个坏了,我拿去修了,电话我已经打了。不用担心。我去厨房做饭了,你先在房间里休息一下吧。”

说完,他就要离开。

“御幸一也你给我站住!”泽村荣纯生气的说道。“你隐瞒了什么?笑的这么奇怪,或许别人会被你骗过去,我可不会!”

荣纯向御幸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醒过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头了,这里不是医院,然后家里没有可以跟外面联络上的座机,电脑,手机也只有你那个。加上你现在的表情,老实交代!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被荣纯拉住的御幸不敢看着他的眼睛,“你想太多啦~真的只是手机坏了。”

“御幸!”荣纯伸手将御幸的头掰了过来,直视着他的眼睛“一也,看着我的眼睛,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啊,被这样的双眼注视着,我怎么可能不全部说出来啊。荣纯这个家伙,果然是个笨蛋啊,喜欢上这个笨蛋的我….大概更是笨蛋吧’御幸一也的嘴唇抖了一下,他低下头,将自己的表情隐藏到黑暗里。猛地一使力,御幸一也推倒了泽村荣纯。他将荣纯困在自己的双臂之间,一只手捂住荣纯的双眼,他缓慢的诉说着,说着自己看到荣纯倒在血泊中有多么的惊恐,说着自己在医院里破解了花上的暗语时有多么害怕,说着自己是如何将荣纯从医院带出来的,说着自己是如何一点一点将变态暴露在刑警面前,说着自己是如何庆幸提前带走了他,说着自己以后都不会让他离开了,说着自己永远都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他!

从被推倒在地上,到被捂住双眼。泽村荣纯听着御幸一也越来越疯狂的话语,感受着他越来越用力握紧自己的手臂,不由得有些无力,这样的御幸就算他看不到,也能够想到现在的表情是多么扭曲‘这个家伙,到底想到哪里去了啊!钻牛角尖的笨蛋!’

荣纯伸手,拉开御幸捂住自己双眼的手,深呼吸了一下,用力的将脑袋撞向御幸一也!

【砰!】

被荣纯的头槌狠撞的御幸不由得愣住了,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

“你是笨蛋吗!御幸一也!”泽村荣纯坐了起来,再给了御幸一也狠狠的一拳。

“这种事,这种事….你的脑回路到底在想什么啊!明明一直说我是笨蛋,结果你自己不一样是个笨蛋!”

“你这家伙,很痛啊!你在干什么啊!我只是因为担心你啊!”御幸一手揉着被打的脸颊,一边大声的反驳着。“要是你真的被抓走怎么办!要是其他人也是想要那样对你怎么办!着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的都是危险的存在啊!”

“真的是!这个世界上会喜欢上我这个笨蛋的,也被我这个笨蛋喜欢着的人只有坐在我面前的你而已!”荣纯伸出手,捏住御幸一也的脸颊往两边拉扯着。“危险什么的,你觉得你比我遇到的还少吗?我告诉你!当时车子向你冲过去的时候我都要吓傻了你知道吗!”说到这,他的眼眶有些发红“再说,是谁说好的以后无论什么困难都要一起面对的!我们马上就要公开自己在一起的消息不是吗!说好的无论别人支持还是厌恶,我们都要一起面对的不是吗!不是说还要一直一直打自己最喜欢的棒球吗!”

说道这里,泽村荣纯一直人在眼眶中的泪水彻底忍不住了,流了下来,他一抽一抽的哭着,好像要把所有的担心所有的害怕全数发泄出来一般。“明明,明明说好了的,御幸一也是个大笨蛋。”

看着对面哭个不停地荣纯,御幸一也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或者说他像是被泽村荣纯打醒了一样。‘啊啊啊,真的是,我到底在干什么啊,结果还要这个刚刚醒过来的家伙来提醒我…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抱歉,抱歉啊,荣纯。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蠢得事情,让你担心了很抱歉,让你失望了很抱歉。”他伸出手,将荣纯眼角的泪擦掉“原谅我吧,搭档!”说着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噗哈哈哈,什么鬼啦!”泽村荣纯被御幸一也轻易地逗笑了,但是很快他又变得严肃起来“要好好地对担心着的大家道歉啊!一会,一起去打电话吧!明天要当面道歉啊!”

“恩,让你担心了真是抱歉啊。”御幸紧紧地拥抱着荣纯,“但是啊,如果再有一次这种事发生我真的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啊。所以啊,荣纯,你绝对绝对不能再出事,绝对绝对不能再向上次一样啊!”

“啊,约好了!不过,我不会出事的,因为一也你一定会跟我在一起的不是吗?无论前方是怎样的艰难险阻,我们都会一起面对!”

————————————时间回到下午打完电话的小凑那边————————————

“呼,刑警先生,我想…我们之前的思路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小凑春市在又一次看完录像后说道。

“你的意思是?”

“我想荣纯会不会并不是在这三十分钟内失踪。会不会……更早?”

“这….如果是这样的话…御幸选手又为什么不说出来?”

小凑春市沉默了下来,他不由得想到一个最不可能的可能。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在所有的可能性都否认的现在,剩下的就算再如何不可思议也无法否认了…’

“喂,春市,你过来看这个,这个清洁工是不是有点眼熟…”仓持前辈的声音猛然间响起,却带着一丝颤抖和不确定。

“诶?!”小凑春市惊讶的喊了起来,立刻向仓持前辈跑去。

“你看,就是这个。之前不是有一个清洁工进来了吗,但是,这里又来一个。而且还推着车子!这个容量完全可以把人装进去带走啊!”仓持洋一激动地指着画面中的人喊道。

“确实…一开始我们都以为这时同一个清洁工,但是…刑警先生麻烦你去确认一下!”

“啊,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放心吧。”

“仓持前辈,从新在放一遍这个时间段的视屏吧。我想这就是我们的突破口了。”这个时候的小凑春市反而冷静了下来。

“好”被小凑感染了一样,仓持洋一虽然仍旧有些激动,但也渐渐让自己的情绪冷却了下来。

两个人将那段视屏反复的观看了好几遍,而这时刑警也将确认的信息发了过来,最初进入房间的清洁工确实是只进入了一次。

“春市,你是不是跟我想的一样…”沉默了好一会儿的仓持洋一突然向小凑春市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小凑春市没有回答,长长的刘海将双眼遮住,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是冲仓持洋一默默的点了点头。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看着这样默契的两人,刑警忍不住发问了:“两位的心里是已经有了人选了吗?”

“啊,抱歉。因为这个可能太…所以我们一开始都没有反应过来。”回过神来的仓持洋一马上对刑警说道。

他拍了拍小凑春市的肩膀,手指向屏幕中的清洁工,说道:“刑警先生,这个人就是掳走荣纯的混蛋。而他的身份…我们认为,他…他就是…”说到这的仓持声音有了些许哽咽,“这个混蛋就是御幸一也!”
仿佛用尽了力气一般大声的喊了出来,手也不由自主的狠狠地往屏幕上那个人的脸狠狠地捶着。

听到结论的刑警也不由得愣住了,“仓持先生,您确定吗?但是…但是这几天御幸先生的状态我们都有目共睹,如果…如果真的是他…这就太可怕了!”

“啊,正因为这样我和春市最开始都没有往哪方面想,但是这个混蛋就算穿上清洁工的衣服,我也不会忘记他这愚蠢的动作!怎么说我们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这些小习惯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们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是的,刑警先生,我倒是不担心御幸前辈会对荣纯做什么,但是…果然还是去确认一下吧。万一我们也看错了…也不是不可能的吧”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小凑春市浑身都显露出自己有多不安,大概那最后的话语也只是在安慰自己罢了。

刑警点了点头,三人疾步冲出了房门,向等候在外的警车跑去。

TBC

作者有话说:
最近事情很多,然后还经常突然变天QAQ我身体不好只要变天就会感冒发烧…所以这个拖了很久,如果有还在看文的小天使真的很抱歉QAQ

蠢作者我本来是打算要一发打完完结章…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选项OTZ

我决定完结分成上下来打。这个算是一个小中篇?【我一直没弄懂这个怎么算,你们会的话可以科普一下吗!】

希望这么久了,还会有小伙伴继续喜欢这篇文!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