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木南

游戏3 PHANTOM 上

游戏3 PHANTOM

“荣纯,我回来了!”御幸一也喊着,在玄关处脱下鞋子,换上两人一起买的室内拖鞋,懒洋洋的向屋内走去。
‘诶?没有回音呢,是出去了吗?’御幸一也想着,不过走到客厅的时候就看到荣纯抱着枕头睡着的样子,嘴里嘟囔着什么,睡得太过香甜的缘故,连口水流了出来都不知道。
看着这样的荣纯,御幸一也一下子想要大笑出声,不过反应很快的用手捂住嘴,肩膀不停地抖着。‘这家伙竟然睡成这个样子了,哈哈,恩,应该要拍下来,等他醒过来的时候看看的~’伸手要拿手机,想了想还是放下了。‘要是那么干了肯定会炸毛的哈哈哈哈虽然炸毛也很可爱,不过还是算了’好不容易停止了笑意,御幸一也伸手,拿过纸巾轻轻地擦干净嘴角的口水。

这时荣纯的眼睫毛抖了抖,睁开了双眼,因为刚睡醒的缘故,眼里还有些水汽,迷迷糊糊的看到面前的御幸一也,下意识的伸手抱了过去“唔嗯,欢迎回来,一也。”

“啊,我回来了,荣纯。”御幸一也一把将他抱了起来,自己向沙发坐去,让荣纯坐在自己的身上。被突然地离心力吓了一跳的荣纯,很快的清醒了,看着底下坏笑着的御幸一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俯下身给了他一个脸颊吻。

“真的是,不要老是闹啦!你还是小孩子嘛,笨蛋一也!”荣纯有点小抱怨的说着,然后用鼻尖碰了碰御幸的鼻子。
“欢迎回家才给一个脸颊吻吗,这么久了你还是这么害羞啊~怎么说也要亲一下嘴唇啊,荣、纯、君~”御幸一也享受般的也蹭了蹭荣纯,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一个音一个音的喊着荣纯的名字,刻意压低的声线满是勾引的味道。

“真是的!”掩饰般的喊道,荣纯别说是脸了,就连脖颈和耳朵也布满了红晕。

‘还是老样子容易害羞,明明都这么久了呢~’“哈哈哈,怎么样,又被我迷倒了吗?”御幸一也坏笑着问道。

“是拉是啦!早就被池面的御幸大人迷倒了!”荣纯反应过来后也直接的回到。

‘还是老样子的直球攻击啊,真的是一点防备都不给呢’“果然啊!不过既然害羞的荣纯不愿意给回家的我一个吻,那只能由我来啦~”
御幸一也说完,就用手固定住荣纯的头,低下头给了个深吻。唇齿相接,津液交换。一直到荣纯有些受不了了给了他胸膛一拳。

“呼哈呼哈,御幸一也你这个色魔!”荣纯因为深吻的缘故呼吸变得急促,眼角染上一抹红晕,瞪了御幸一眼。

“抱歉抱歉,没想到这么久你还是不会换气啊 ~说了多少次了,要接吻的时候要呼吸啊”御幸一也乐呵呵的接受了荣纯的瞪视,一边伸出舌头将两人接吻产生的银丝舔入口中。

再一次被御幸一也的举动闹了个红脸的荣纯一下次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你真是够了啦!晚饭已经做好了快点去吃啦!”

“好好好,炸毛了哦,荣纯君~”御幸一也站起身,临了还不忘调戏一下荣纯。
“今晚吃汉堡肉还有蛋包饭吗?”御幸拿起勺子,吃了一大勺蛋包饭“呜啊!你的手艺越来越好咯!嘛~不过还是比不上我就是了。”
“是是是,御幸大人做的是最棒的行了吧”荣纯白了御幸一眼“闭嘴好好吃啦”一边给他夹了一筷子腌菜。

“唔嗯,说起来一也,你今天队里怎么样?”荣纯问道。
“恩,还不错,虽然那个投手还是有不足,不过比最开始要好很多啦。”御幸回道“不过我果然还是想要和你搭档啊。我们两个一起。”

“笨蛋,我当然也想要和你一起搭档啦。不过比最开始好很多就好了,一也你的话肯定可以做到啦!你可是曾经和伟大的泽村荣纯选手一起拿下甲子园冠军的捕手呢!这种事肯定没问题的!”荣纯激动地说道,“要相信自己啊,笨蛋一也!”

“是是是,我肯定会连着泽村荣纯大人的份一起努力的~”御幸笑着答道,伸手揉了揉荣纯的脑袋。
‘是啊,如果不是那次事件,荣纯肯定已经和我一起站在球场上,成为最棒的投捕了。可惜再也不能接他的球了…’

御幸一也陷入了回忆中,一下子,只有两个人的餐厅安静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荣纯站起身敲了御幸脑袋一下,“真是的,那都是过去了,我吃好了。恩,因为今天的晚饭是我做的,所以洗碗就交给你了~”

“痛!”御幸一也揉了揉脑袋“知道啦,知道啦~”

御幸一也很快的吃完饭后收拾餐桌。

快速的将剩余的菜肴倒入垃圾桶内,将餐具拿去水池清洗。

【哗啦——哗啦】的流水声,还有电视机综艺节目里夸张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房子。

将餐具放入消毒柜的御幸在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垃圾桶。

‘啊,垃圾桶又满了啊,这才过去了三天吧,算了,明天出门的时候带出去丢掉吧。’御幸一也推了推眼镜,棕色的瞳孔里没有一点情绪。

御幸一也刚走道卧室,就看到荣纯抱着漫画哭的稀里哗啦的。

“一也!终于!终于!这两个人在一起了啊!”荣纯放下书,抱住御幸的腰“连载了四年,两个人之间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终于在一起了!”

【呼】御幸叹了口气,宠溺的摸了摸荣纯的头,“是是是,终于他们解开误会在一起了呢,是个圆满的大结局真好啊。但是哭的太厉害啦。”

“没办法啦,真的太感动了!一也,这本漫画啊,是我高一的时候看的,那个时候两个人才刚刚开始呢!就像我们一样,后来啊,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就像书里的主人公一样,我们两个也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然后一直到我毕业两个人住到一起的时候,主人公们都是分开着呢,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一直到现在!终于!两个人在一起了呢!真的是太好了!”

“恩,他们就像我们一样,不过我们比他们更早的得到了幸福啊,我们比他们更早的在一起了呢。所以别哭啊,跟傻瓜一样呢,笨蛋。”

“恩,抱歉啦,一也。”荣纯抬起头,向御幸一也露出了一个笑容。

看到这个傻瓜留着泪冲自己微笑的样子,御幸一也回了他一个温柔的笑容,低下头吻去了眼泪。
“好啦,快去洗漱,我们也是时候休息了,明天我放假,约会去吧~”
“知道啦!”荣纯心情很好的回答。

两人洗漱完毕后,相拥着陷入了甜美的梦乡……

第二天
【叮铃铃!!!!!!!!!!!】
早上七点,手机闹钟准时响了起来。

因为闹钟的声音太过刺耳,荣纯皱了皱眉头,把脑袋往御幸的怀里缩了缩。

“唔嗯”御幸一也伸手,关上了闹钟,一手搂过荣纯,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把头埋在荣纯的颈边,深吸了几口气后,抬起头。伸手拿过眼镜戴上,悄悄地起身,小心的把手抽了出来,给荣纯把被子掖了掖,穿上拖鞋走去厨房。

“哈啊~”御幸一也张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伸手揉了揉头发,平日里俊俏的脸上也冒出了些许的胡渣,懒散的样子让人难以想象他竟然是那个精明的捕手。

御幸翻开冰箱,拿出一个西红柿,两个鸡蛋,又从橱柜里舀了一勺米,放入水池一起洗干净后,拿出小锅小火熬粥,再用煎锅把西红柿和番茄都煎好,摆盘。

做完这一切后,御幸才懒洋洋的走去洗手间,打理自己。

等他弄完出来之后,粥也好了。

先去关火,然后回到房间,把还在睡着的荣纯喊起来,就去吃饭了。

早餐时间过得很快。

吃完饭的两人换了身休闲服,就向游乐园出发。

“一也一也!游乐园好棒!果然应该早点来的!”荣纯在游乐园门口兴奋地在御幸的耳边说着。

御幸一也看着荣纯口里回答着“是是是!我们应该早点来的~”看着荣纯兴奋地身影还有笑容御幸一也觉得虽然游乐园人很多,但是来了真是太好了。
‘呜啊!这个笨蛋也太可爱了!眼睛亮的就像里面有星星一样’御幸心里想着,面上也不由得露出笑容,上前拉住荣纯的手“走吧,接下来还有很多玩得呢~”

“恩!”荣纯也笑着回道。

“先生,确定是两张票是吗?”检票口的工作人员问道。

“啊,两张票,有什么问题吗?”御幸问道。

“没有,那么两张票,请您收好,祝您玩的开心!”工作员将票给回御幸后鞠躬说道。


进到游乐园里面,荣纯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一也!我们一起去做游乐园的标志!过山车吧!”
御幸看到荣纯兴奋地用手指着过山车,眼里满是期待,‘我就知道!’御幸一也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荣纯说“不行,过山车绝对不行。你忘了以前只是告诉滑行车你都吐了吗?”

“恩…好吧”荣纯可怜兮兮的低下头,向御幸走近。

看着这样的荣纯,御幸一也虽然有点不忍心,不过为了他的身体着想,还是狠下心,向前伸手把他拉走了。

“好啦好啦,我们一起去坐小飞象吧,你之前不是很喜欢吗~”御幸笑着说道。

“哦哦!小飞象!御幸快走啦!不然待会人又会多起来的!”听到御幸这么说,刚刚还不舍得荣纯立刻高兴起来,拉着御幸就像小飞象跑去。

两人到了小飞象那里,排了一会就上去了。御幸伸手把小飞象调上调下,时不时两人还举起手来大喊,全然不在意周围的眼光。

不过三分钟很快就到了,两人从小飞象下来,接下来又跑去鬼屋了。

说起来这个鬼屋确实是久负盛名!被誉为世界上最大最恐怖的鬼屋。曾有人进去走了两个小时都没有走出来,最后还是工作人员进去带出来的。

也因为这个原因,来鬼屋玩的人还是比较少的,很快就轮到他们了。

“一、一也!呆会你要是害怕就躲到我身后!我才不会怕呢!”

御幸一也看着前面那个紧张到猫眼都冒出来的家伙,虽然发着抖却还是强撑着一副我会保护你的样子的荣纯心里暗笑,面上到露出一副都拜托你了表情。

两人手牵着手,掀开那个黑色门帘,走了进去。

最开始的路仅仅只是黝黑的,走了一段路,见没有什么发生,荣纯渐渐冷静下来,身体有些放松。

两人由最开始的紧张到后来的完全放松,有说有笑的走着,不过周围的环境随着两人的深入有了变化。

“呐呐,一也,你不觉得周围越来越冷了吗?”荣纯搓了搓手越发的向御幸一也靠去。

“啊,我也觉得”御幸推了推眼镜伸手搂住荣纯。

突然地,本来静谧的室内传来了水滴的声音【滴答——滴答】一声一声,有节奏的响着。这时,两人面前出现了一扇铁门。老旧的生锈的铁门,在两人走来之后发出【吱——呀】的声音,缓缓地一点一点的打开了。

御幸一也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搂住已经有些僵硬的荣纯,才迈步向里走去。

越往里走,水声越大,【滴——答】一滴水珠从上面落下,滴入御幸一也的衣服里。御幸抖了一下,看了看荣纯,才又迈步向前。

渐渐地周围出现了白色的雾气,周遭的环境有些看不分明。两人只能一步一步的摸索着向里走去。

好不容易走到了,面前却是两扇门。

御幸想了一会,最后决定走入左边那扇门。

一打开门,扑面而来的就是浓重的血腥味和福尔马林的味道。

墙两边摆着各种各样的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器官,中央的手术台上摆着切割开的人体,这时,房门外响起了走路的声音。

御幸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虽然明知道这是假的,还是忍不住的心里发毛。同样听到声音的荣纯已经彻底僵住了,御幸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他狠狠地抓在手里。

这时刚刚被关起来的门却传来一阵阵的响声‘有人在开门!’御幸猛地想到。

外面那人似乎有些不爽快了,用力的上下压了压门把,发出阵阵响声,最后甚至不耐烦的用脚猛踹,终于,门,开了。

一个穿着沾满了鲜血的医生袍的人站在门口,看到站在房内的御幸,他咧嘴笑了,裂开的嘴角,堪堪被几个线缝上,他伸手从衣兜里拿出手术刀,还有比划了两下,觉得不满意,从墙角那拿出大大的园艺剪刀,上面深深地暗褐色让人不由得想那玩意到底结果了多少人的性命。他拿出剪刀,空气中传来【咔擦——咔擦】的声音,还伴随着一些铁与铁之间生涩的摩擦音。

看着那个越来越近的人,御幸一也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拉起荣纯,转身就跑。也顾不得看清路了,御幸一也只是推开一扇又一扇铁门,疯狂的跑着。

可是身后仍不时地传来那个男人的笑声还有剪刀摩擦地面又或者是【咔擦】的声音。

就在御幸一也奔跑着推开又一扇门的时候,房内的景象让他猛地顿在那里。

一个人正在用手术刀切割着台上的人体,那个人体仍在抽动着,手和脚不停地抽搐着,眼睛顶住御幸,嘴里发出一阵阵【嗬嗞——嗬嗞】的粗重的喘息声或者说是求救声。

那人停下手上的活,看向御幸,满是鲜血的手拿着手术刀,也向御幸走来。

御幸听到被碰下地的手术刀尖锐的声音,猛地回神,转身,向另一边跑去。

一路上御幸已经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又翻开多少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门,被多少人追赶,又转了多少次方向,终于,御幸一也来到一个黑色的幕帘,他伸手,猛地掀开,终于眼前出现了亮光。

他出来了。

站外的工作人员一脸了然的看着喘着粗气的御幸,但是很快的一脸笑意的恭喜御幸闯关成功,并且赠送了纪念物。

御幸一也恍惚着拿上纪念物,离开了鬼屋。


过了好一会,他回过神来,“荣纯,你脸色太差了,来,我们先去那边坐着,我去给你买水。”

“恩,拜托了,一也。”御幸看着荣纯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蔫蔫的趴在桌子上,立刻小跑着向饮料店走去。

御幸很快的买好水,正往荣纯所在的桌子走去,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走到他身边,邀请他一起玩,御幸有些烦躁,但还是好脾气的说“抱歉啦,我跟恋人一起来的,就不一起了。”

女孩听了一脸不信,还想要纠缠,不过御幸也没有心情理会了,甩开女孩碰上来的手,向荣纯走去。

御幸扭开水瓶盖,把水递向荣纯,等他喝完才拿起来喝。

两人靠坐在一起,一时无话,就静静地吹着风,缓解着自己太过激动紧张的心情。

过了一会,等两人都缓下来一点了,也没有继续玩的力气了。御幸站起身,拉住荣纯,两人慢慢的向出口走去。

晚上回到家,随便做了炒饭,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正在无聊的综艺节目和逻辑奇怪的推理剧间来回调台的时候,御幸的手机响了。

“喂?仓持啊,好久不见。”御幸推了推眼镜“明天一起聚会?好啊,正好我也放假。大家聚一聚也好。毕竟也一年多没见面了。”

“仓持前辈吗?”荣纯抬起头问道
“恩,明天晚上约好要聚会的,你的话不是还有事吗,所以明天我就代表你去吧”御幸把下巴压在荣纯的头顶上磨了磨。
“好吧~那就拜托你了哦,要好好给大家聚餐啊!”荣纯点了点头,把身子往御幸身上靠去。
“是是是~交给我吧”御幸也好心情的回道。

两人又黏黏糊糊的躺在沙发上看那无聊的节目,享受属于二人的时光。


TBC

作者有话说:
失踪人口的再度回归,赶在情人节前面发出来。不知道有没有姑娘get到我的梗w
大家可以发出猜想哦w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