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木南

御泽长篇 无题

第五章我要成为王牌!(上)


第二天一早,只见两个少年急切的向着操场跑去,其中戴着眼镜的少年一脸歉意的向着跟着他的少年说着什么。清晨的阳光温暖却不晃眼,投射在少年们的身上,给他们带来了丝丝的暖意。
“抱歉啊,泽村。明明说今天我要来叫你的结果我也起晚了,现在大家可能已经集合了,真是失败啊”御幸一也一脸歉意的向跟着他一起往操场奔跑而去的荣纯说着,平时上扬的语调也变得有些许沮丧,好像是为了自己没履行诺言而不好意思一般。
荣纯摇了摇头,眼神中看不出来对御幸的责怪,只是原本金灿灿的眼瞳也因为第一天就会迟到而变得有些暗淡。
青心寮离操场并不是很远,两个人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
眼看着就到了大家集合的地方,御幸拉着荣纯躲到了一边,两人半蹲着躲到了障碍物的后面。
“啧,果然迟到了吗。”御幸一也不高兴的说道,他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思考了一会儿冲着荣纯说道“泽村,待会儿我先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然后你赶快跑到队尾站好,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说完,他还用手揉了揉荣纯的头发,语气里带有连本人都察觉不到的些许宠溺。
荣纯本来还在好奇御幸拉他躲起来要干嘛,等听到御幸的打算后他大力的摇了摇头,因为手上没有纸笔的缘故,他伸出手,拉过御幸的手在他手上写道【不要,这样对御幸太不公平了!本来我也应该早起的,既然做错了事两个人一起承担!一起去跟监督道歉吧!】
御幸看着荣纯写出来的话,抬起头直直的看向他的眼睛,对面少年的眼瞳里满是坚定,让人难以想到他之前还在为同寝的学长而不安。被这样的荣纯看着,御幸也只能无奈的笑笑,他很快的恢复了平时的语调,调笑着对荣纯说了声好。
御幸拉着荣纯站了起来,深吸了口气,像是要奔赴战场的勇士一样,缓慢而坚定地向监督跑去,然后大声的喊出:“报告!御幸一也,泽村荣纯迟到了”
荣纯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或许是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个人身上的缘故,多少还是有些僵硬。他跟着御幸来到监督的面前,双瞳也因为紧张而变成了猫瞳,脸上有着些许的汗珠,呼吸也因为一直奔跑而急促着。他张了张嘴,似乎是要说些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来。
御幸偷偷的瞄了一眼荣纯,心里不由得有些好笑‘这家伙,明明刚刚还在义正言辞的说要承担后果,结果现在紧张成了这样。’他稍稍往前站了一下,将荣纯从片冈监督的目光中挡了挡,刚要说什么,就被荣纯拉了拉他的衣角。御幸疑惑的看了过去,只见荣纯给了他一个眼神,就像监督九十度鞠了一躬。御幸有些愣神,但也快速的反应过来,一起向监督鞠躬,然后说道:“真的很抱歉,我们两个来迟了。”
片冈监督看向他们两,似乎也有些没有想到两人会干脆的过来认错,毕竟去年御幸那家伙可是偷偷的排回了队伍的。他看着两人,更多的把视线集中在一脸歉意的又有些慌乱的荣纯身上,他可没有看漏刚刚他拉御幸衣角的小动作。‘这就是高岛说的少年吧,不会说话倒是很有勇气和礼貌’
等到御幸和荣纯两个被监督锐利的目光盯到越发不安的时候,他开口了:“两个人,一起跑到晨练结束。”
听到这话,荣纯才送了一口气,又一次向监督鞠了一躬,便率先绕着操场跑了起来。御幸也鞠了一躬后快步向荣纯追去。
——————我是把目光转到集合好的队伍里的分割线—————
时间回到刚开始
增子前辈站在仓持的身边,他给了仓持一张纸,写着【他们迟到了呢,早上不管真的没事吗?】
仓持看了以后,大笑着说道:“哈哈哈,才不关我们的事呢,是那家伙早上到时间不起的错,再说我可是特意难得按照御幸的话让他来叫小鬼起床的啊。”虽然嘴上说着毫不客气的嘲笑的话语,但是眼神里还是多少有些担心。
这时,那两人讨论的主角就到了,还伴随着大声的报告还有道歉倒是让增子和仓持有些吃惊。
不过或许是因为只有御幸一个人开口的缘故,周围的人议论的反倒是更多了。
像是二三年级的倒还好,大多数是在好奇,像是正选的成员离仓持增子近的倒也略微询问了几句。不过一年级的新生就没有这么善意了,他们更多地反而对荣纯从头至尾一声不吭感到不满。不少人都在议论着“那家伙是谁啊,这么大胆?”“就是说啊,全程让学长代劳呢”“没错没错,也不知道道歉,真是没礼貌”“就是说!真是不想跟这种人一个队伍啊”
不过这其中倒是有一位比普通队员要更为高挑的人说着不一样的话“这家伙还是一点没变啊,原来他也来了青道吗。”略显冷漠的声线,但是说出来的话语却是带了笑意的,让人不难看出他和他口中的人关系很好。
也不对,还有一位粉头发的少年也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好奇的从头发后面打量着迟到的两人,虽然动作细微,他还是看到了御幸是在荣纯拉了他衣角后才跟着鞠躬的。‘是个有趣的人呢’他扬了扬嘴角,心情不错的想着。
不过在一声哨响之后,大家都闭上了嘴,不再继续讨论两人。按照规矩报上名后就开始了第一天的晨练。

——————我是时间回到晨练完毕一起用餐的分割线—————
‘唔,真是没有胃口啊’荣纯端着饭食有些不舒服的想着,他看着眼前或许算不上精美,但是分量和营养确实十分充足的饭食不由得揉了揉肚子。
这时御幸坐到他的身边,端起饭碗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坐在他对面的仓持和增子也是一样,看上去一点影响都没有受到。荣纯不由得有些吃惊‘这些人都是怪物吗?这里一碗的米饭已经是我平时吃的两碗了,竟然都吃的下去!明明上午的活动量跟我一样大啊!’
御幸看着在旁边看着食物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的荣纯,停下了吃饭的手,咽下刚吞下的食物后,他开口问道:“怎么了?没胃口吗?这可不行,只吃这么一点接下来的练习你会受不了的。”仓持也停了下来,关切的说:“这样可不行啊,看到标语了吗,至少三碗饭!” 就连增子前辈都在纸上写道【要好好吃饭】
听到关心自己的话语,荣纯立刻回神,冲他们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但是看着眼前的食物的荣纯还是一脸不适的样子,不过或许是不想让三人失望的缘故,他还是动起筷子开始吃了。不过满打满算也就吃了一碗饭,但是小菜还是有剩。勉强吃完的早餐的荣纯,胃里好像在翻腾着,觉特别不舒服,‘啊啊啊啊,好难受啊,好想吐,但是我又吐不出来啊,真的好难受啊’他晃了晃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点不要在意这不舒服的感觉,但是起了反效果。
御幸看到荣纯那副快吐出来的样子,放下餐具,拉着他就向洗手间走去,“mocha,增子桑,我先带这家伙去洗手间,他好像要吐了。”
“知道啦知道啦,快点去吧,呆会可是还有练习的,别迟到了”仓持挥了挥手,虽然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不过眼神倒是一直盯着两人直到看不见才继续吃了起来。
———————我是目光转向洗手间里的两人的分割线—————
御幸一也拉着荣纯去到洗手间,打开一个隔间,刚想说什么,荣纯就猛地挣开他的手,扑向马桶,吐了起来。
只听见荣纯难过的呕吐声连在一起,让人不由得有些心疼。他不停地吐着,甚至因为呕吐的太厉害一时有些喘不上气来。御幸也没办法帮到他,只能默默地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后背,希望能帮他顺顺气,让他舒服一点。
过了好一会,荣纯终于结束了难受的呕吐。他冲着御幸点了点头,平时充满活力的笑脸都呈现不出来。御幸让开位置来,让他去到洗手台漱了漱口,在等待的过程中对荣纯说道:“你真的没问题吗?最开始确实很辛苦不过习惯之后就好了,你最近这段时间会很辛苦,不舒服就联系我,我应该有需要的药。”说道这,他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不过实在受不了你一定要请假,身体是第一位的。”
荣纯听到后,冲他点了点头,或许是因为水带走了口腔里酸腐的味道,他比开始精神好多了,向御幸示意自己没事了以后,就跟着他回到了之前的座位。
到了这个时间用餐时间也快结束了,御幸大口大口的把剩下的饭菜吃完放下碗就带着荣纯回到了训练场上。
————————我是回到训练场的分割线——————————

两人回到训练场后都开始了练习,荣纯回到一年级的队伍里开始热身,御幸则回到了二三年级的队伍里开始练习打击。
球场上的少年们挥洒着他们的汗水,努力的练习着,有的人在练习打击,有的在练习守备,每一个人都拼搏着。太阳高高的挂着炙烤着大地,那可怕的温度就连随意行走的路人都不愿意长时间的暴露在阳光下,少年们的脸上满是汗水,但是这些,早已习以为常。
荣纯看着练习中的各位,不由得想到‘呜啊!明明岁数相差的并不多,但是体力的差距已经这么大了吗!我还要更加努力啊!’

就在他看着球场上的前辈给自己加油的时候,有个人来到了他的面前,较为高挑的身高遮住了一些阳光,将他置于阴影中。
只见那个少年伸手,冲着斗志昂扬的荣纯脑袋上戳了一下。还在兴奋中的荣纯被这突然地一下整蒙了,刚要发火,抬起头去,本来满是愤怒不满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讶了起来,然后便露出大大的笑容,跳了起来,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个少年本来淡然的表情也变得充满喜悦,他张开双手回抱住荣纯,说道:“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来到了青道呢,阿姨他们放心吗?”
荣纯松开他,用双手比划着手语,【真的好久不见啊!晓你竟然变得高了这么多!说起来我们超久没见了!你不是在北海道吗?来到东京这里没关系吗?天气很热得你受得了吗?而且你竟然也来到青道了!】降谷看着手舞足蹈的荣纯,脸上的笑容也不由得大了起来,他打断了荣纯,“真是一点没变啊,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回答不来的,我想青道会有能接到我球的人我就来了,天气的话没问题的,怎么说我都比你强壮的多。吃饭的时候本来要找你的,结果你跟御幸一也一起去了洗手间,身体还好吗?”荣纯听到降谷说的话后,脸上有些沮丧,【诶诶诶!晓你上午就看到我了?身体的话已经没事了,不过晓你来到这里肯定也是要成为投手的对不对!】配合着荣纯的话,他脸上的表情也由沮丧变得充满了斗志【我不会输给你的!】他坚定地看着降谷,而降谷也回望着他,脸上也是不服输的表情。
在两人都斗志盎然的对视着的时候,两人也默契的笑了起来,“真是的,我们在干什么啊,都是你这个笨蛋的错,我都被你带跑了。”降谷晓笑着说道,本来因为新环境的不适也因为荣纯在的缘故缓和了不少,至少身体没有那么僵硬了。
荣纯听到他这么说,也笑着反驳道【才不是呢!因为晓你本来就是笨蛋,我才不是笨蛋呢!】
就在两个人聊天的时候,有人喊道“一年级的集合,按照你们的目标位置来测试能力。”
从开始练习的时候,御幸就关注着荣纯,自然也对他的状态了如指掌,也存了些炫耀的心思,他今天打击的比平时更加卖力,准头力度都更好。小凑亮介看着这样的御幸,笑着跟仓持说:“今天的御幸很兴奋呢。”仓持看着这样笑着的小凑亮介,他后背有些发凉,回答道:“亮桑,别管他,那家伙打了鸡血了,御幸老妈子要给小宝宝展露自己的实力呢。”听到这样的回答的小凑亮介倒是有些惊讶,说道:“哈哈,说的是早上一起来的新人吧,说起来御幸还真是很照顾他呢。看来会很有趣呢~”上扬的语调,比之前更加灿烂的微笑无不显露出他本人对此的好奇和恶趣味。
不过就在这说话的一会功夫,本来笑容满面的御幸倒是变了脸色,他看着场上紧紧拥抱的两人,微微皱了皱眉,小凑亮介和仓持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个小细节。作为恶友的仓持则毫不犹豫的嘲笑了向老母鸡得知自家小鸡仔交到自己不认识的陌生朋友一样不高兴的御幸。
御幸到没说什么反驳的话,只不过击球的力道有些加重罢了,一声声的,让人听着就疼。
‘泽村那家伙在干嘛,随随便便就跟别人抱在一起,刚才还一直看着这边,亏我还特意示范给他看!’御幸一也想着,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的想法似乎有哪里不对。
听到人喊一年级测试能力的时候,御幸倒是又开始担心了起来。
但是就在两个刚见面的小伙伴准备一起去测试的时候,荣纯被监督叫住了,
“泽村荣纯,你留下。”片冈铁心冲荣纯说道,眼睛被墨镜遮住,让人想要从他眼神中获得什么信息都没有办法。
被叫住的荣纯愣住了,他不明白监督为什么要让他单独留下。他走上前去,想要对监督表达什么,但是因为没有工具的缘故,有些不知所措的着急的比着手语。降谷听到荣纯被单独留下的时候也有些吃惊,不过他很快回过神,向监督翻译着荣纯的手语,“监督,荣纯他说为什么他不可以参加能力测试?”说着,他也用疑惑的眼神看向监督。
片冈铁心倒是没想到荣纯在新来的一年级中会有熟人,有些惊讶但也没有表露出来,他说:“高岛她跟我说了你的情况,但是这样的你要怎么跟球队交流?早上迟到之后你也没有自己过来道歉,如果只是玩票的话我劝你趁早回去比较好。”或许是今天御幸对他的照顾,或许是上午他的举动让片冈铁心惊讶的缘故,他故意说了这样的话,毕竟荣纯现在无法说话的情况就算现在过去了,但是以后肯定会爆发一些矛盾,毕竟他还是欣赏这个孩子的,与其之后爆发矛盾这个孩子受伤,还不如先由他当一下恶人刺激一下,如果连这样都承受不了,还是不要继续的好。

—————————————————————————
TBC

评论(4)

热度(19)